嘉德拍卖领衔的第二轮内地春拍又将举槌,中国古代和近现代书画占到春拍总成交额半数以上

图片 3

在艺APP创始人谢晓冬认为古代书画是最为抗跌的品种之一:“在经历调整之后,市场价值将回归理性。在拍卖市场的各个门类中,古代书画最为坚挺,往往能够承受得住市场的下滑,具有很强的抗跌性。但是,古代书画市场有着较高的门槛,对于拍卖行来说,如何发掘古代书画的核心价值是关键。”

“这个夜场拍得非常理想,买气十足。有很多新藏家进入市场,竞争非常激烈,比如刚刚成交的《茅山雄姿》从1.45亿元叫到最后的1.87亿元,创造了今春中国近现代书画艺术品最高价纪录,全场沸腾。”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在“近现代书画夜场”结束后说道。

名家书画是成交额保证

从已经收官的拍卖情况来看,一线拍卖企业牢牢控制了绝大多数的市场份额,重量级拍品也几乎都出现在了一线拍卖行,资源和资本集中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这种现象不只出现在内地,香港市场也是如此。

在今年春拍市场上,傅抱石热度仍不减,目前唯一一件过亿元拍品《茅山雄姿》正是其作品。纵观整个保利春拍,傅抱石系列悉数成交,从日场到夜场没有一件流拍,《茅山雄姿》《山鬼》《天女散花》《湘夫人》等作品都以超过千万元的金额成交。

如果细分中国书画板块,古代书画“热”近年来尤为显着。2016年是古代书画市场集中爆发的一年,不少重量级拍品突破亿元大关。其中,元代书画《五王醉归图卷》成交价创出当年中国艺术品在全球的最高成交纪录。

“瑰映如茵——玫茵堂暨欧美搜储康熙、雍正御窑精华”专场成交率100%,专场估价最高的一对清雍正粉青釉灯笼式盖瓶在时隔82年之后重回故国,以11978万元成交,拔得本场头筹。“玫茵堂及东瀛所藏龙泉窑、冬青、甜白、德化名品”专场也仅有一件流拍。

资源垄断 市场份额被挤占

对比北京荣宝去年的业绩,让人不由惊呼。2016年春拍时,北京荣宝的总成交额为1.69亿元,2016年秋拍时,这个数字翻了一番,增长到3.6亿元。今春,总成交额再次实现翻番式增长,给整个市场带来了极大的信心。

历经市场寒冬和价值回归,拍卖行一拥而上、贪大求多的同质化竞争已难以为继。目前,在拍品呈现上,拍卖行的精品观念已逐渐树立;在征集佳品的同时,拍卖公司也努力在学术价值的挖掘上下功夫;日益加快的国际化步伐,展示了行业的广阔前景

艺术市场评论人周峰认为,现在很多艺术品市场上的买家都是来自房市、股市以及企业的跨界收藏者,股市低迷引发人们对艺术品市场更多关注度,但同时也套住了一部分买家的资金。拍卖公司采取减量增质策略,一方面说明买家对购买艺术品更加挑剔、谨慎,拍卖公司征集精品生货、收藏家专场等拍品上的竞争也日趋激烈。

从2012年至今,拍卖市场一直在自我淘汰,这是行业发展的必经阶段。余锦生分析认为,“从西方拍卖业的发展经验看,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必定呈两极分化,少数大型拍卖企业必将掌控80%以上的市场份额,而二三线拍卖企业需要做好明确定位。首先,专业化,即在某一门类上高度专注,形成专业品牌和影响力。其次,区域化,即在某一区域范围(城市)内,依托该区域的艺术资源、藏家群体、交易习惯和氛围,形成一个区域内的代表性拍卖企业。再次,资源化,即在某一艺术资源或客户资源上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但这种企业的可持续性较弱,一旦资源失控,就完全失去市场。最后,创新化,即在艺术门类、拍卖经营模式、资源整合等方面进行创新,提升企业活力和价值”。

但与2016年春拍相比,北京匡时和北京翰海的成交额均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降。事实上,自2012年以来,内地的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一直处于深度调整阶段,至今仍未结束。“这次调整的时间很长,从2012年就进入调整期,直到现在还处于调整之中。”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文化艺术品拍卖专业委员会顾问赵榆在今年年初表示。

在项目聚焦上,除书画、瓷器等主力项目之外,一些拍卖行纷纷聚力打造自己的特色项目。例如,自2006年创办中国第一个影像艺术品拍卖专场以来,北京华辰已举办了20多场影像专场,总交易额超过了1亿元。此次春拍期间,华辰影像为藏家提供了近350件藏品,其中包括多件国家博物馆级的影像藏品。

尤伦斯专场的封面作品刘韡《无题》以460万元成交,经多次展览着录的王郁洋大型装置作品《人造月》以207万元成交,创下了艺术家的个人纪录。在私洽部分,隋建国的雕塑作品《衣钵(中山装)》和《衣纹研究——右手》也成功交易。

值得一提的是,拍卖日期的突发调整和密集型拍卖节奏可能让藏家分身乏术。有藏家表示,“今年春拍是折腾最累的一次,有的专场实在顾不上去现场看实物,可能也会有捡漏的机会”。余锦生也表达了类似观点,“这些变化肯定会影响到藏家原本的参拍计划,加上如此密集的拍卖日程,可能使得藏家关注面缩小。更重要的是,原定5月的拍卖被延后,势必打乱了藏家的财务运转计划,这些因素或许会影响到一些拍卖专场的活跃程度和最终的成交额”。

书画家明星现象印证了中国书画在整个拍卖市场中的地位。“据统计,截至2016年末,自国内开展拍卖业以来,超亿元的拍品共有45件,其中书画40件,器物4件,古籍善本1件,由此可见中国书画占据着重要的位置。”赵榆说。

在国际化战略方面,国内拍卖行脚步日益加快。数据显示,在2016年全球艺术品市场进一步降温的背景下,中国纯艺术拍卖总额以38%的市场份额跃居全球第一;美国退居全球第二,市场份额降至28%;英国以17%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三。

图片 1

图片 2傅抱石
《茅山雄姿》 1.868亿元成交 北京保利

历经市场寒冬和价值回归,拍卖行一拥而上、贪大求多的同质化竞争已难以为继。

作为传统优势项目,今年春拍期间,北京诚轩的钱币邮品板块将带来1700余件拍品,分为三个专场。其中“丽庄藏中国银锭”专题引人注目,包括清代广东“怡和嘉庆十四年正月太聚”十两砝码锭等珍罕品种。目前市场上所见的“怡和”税锭屈指可数,作为清朝全盛时期对外贸易活动的税收载体,其承载着珍贵的历史价值。

庞氏家族先祖由吴江庞山分支大光乡,清初始居同里。在清代和民国期间,成为同里望族。在米业、电厂、轮船客运等领域创办实业。“澄道——庞氏家族藏古代书画夜场”呈现10件庞氏家族旧藏书画精品,全数成交,总成交额达到8730.8万元。

扎堆举槌 拍卖业集中受阅

在项目聚焦上,除书画、瓷器等主力项目之外,一些拍卖行纷纷聚力打造自己的特色项目。例如,自2006年创办中国第一个影像艺术品拍卖专场以来,北京华辰已举办了20多场影像专场,总交易额超过了1亿元。此次春拍期间,华辰影像为藏家提供了近350件藏品,其中包括多件国家博物馆级的影像藏品。

回到今年的春拍市场,古代书画的表现依然抢眼。北京匡时推出的“澄道——古代绘画夜场”中,仇英《蓬莱仙弈图》以8165万元夺得匡时本季春拍的桂冠。同时,“澄道——庞氏家族藏古代书画夜场”的10件古代书画拍品全数成交,斩获白手套,总成交额达到8730.8万元。“畅怀——古代书法夜场”的23件书法精品也悉数成交,以总成交额9366.75万元的成绩斩获白手套。

今春保利春拍的近现代书画部分集合了“傅抱石专题”阵容与资深私人收藏作品,除傅抱石巨制《茅山雄姿》以过亿元成交外,傅抱石最大尺寸《山鬼》以6382.5万元成交,位居第二;张大千唯一圣经题材作品《雅歌·香草嘉果良木册》以3300万元成交,位居第三。

对于甘学军来说,求变从来不是一句空话,今年他已经将公司搬离写字楼,而这还只是他大刀阔斧变革计划的一小步。甘学军强调,“现有的拍卖模式,比如租酒店、印图录都是当年学习西方拍卖,但发展到今天,已经不再适用了,传统的拍卖模式已经穷途末路了,尤其是中小型拍卖公司的生存更为艰难。从拍卖公司的角度来说,要从自身的运作模式、管理观念、从业理念上做改变”。

“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发展20多年来,国际化的脚步始终没有停止。从2012年开始,包括保利、嘉德、匡时等一些优秀的艺术品拍卖公司先后到伦敦等地开办拍卖会,设立分支机构。这些尝试适应了艺术品拍卖国际化的需求,对拍卖企业自身能力的提高,对不同法律体系环境的适应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中国拍卖协会副秘书长欧树英说。

其中,较早举槌的北京荣宝无疑给业界注入了一针强心剂。6月2日夜,北京荣宝2017年春季拍卖会落下帷幕,总成交额为7.75亿元,成交率达到77%,并诞生了“春风浓艳·王雪涛作品”及“荣宝十家·当代书画”两个“白手套”专场。

延期至6月19日至23日举槌的中国嘉德春拍,此季大观之夜作为中国书画市场的风向标,共遴选出百余件拍品,其中以黄宾虹《黄山汤口》、潘天寿《耕罢》、李可染《雄关漫道》的三幅巨制尤为瞩目。北京首轮春拍后,嘉德能否拉升今年内地春拍走势,业界拭目以待。

图片 3清雍正
粉青釉贴花双龙盘口尊1.405亿港元成交 香港佳士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