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来吃拉面的人爆满,因这风一刮

图片 2

“老王牛肉面店”的牛肉面是我平生吃过的、我认为味道最好的牛肉面,我在那儿吃了八年的牛肉面。这八年里,我与店老板老王建立了一定程度的友谊以及百分百的信任关系,我就是一分钱没有,在他那儿吃个十天半月的,都不会有什么问题。因了这种友谊和信任,我的行为可能让老王感到了深刻的伤害,他现在总是用怨恨的眼神看着我,我也感到非常的不好意思和内疚,但我还是毅然而然地走进了“老王牛肉面店”隔壁的“小汪牛肉面店”。而他收到的民意反馈是“小汪牛肉面店”的面味道不咋地,绝对不如他的,而且还贵了一块钱,这让他百思而不得其解,更为严峻的是,从他店里出走的老顾客并不是我一个人。

图片 1

记忆里的牛肉拉面

我之所以背叛老王,是因为老王对我八年以来不间断的建议的漠视。我都建议他什么了呢?一、我建议他不要用缺口的碗给顾客盛面,那怕缺口只有一点点;二、我请求他不要在顾客吃面的时候大声喧哗,如果说顾客大声喧哗因为做生意而不好制止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么他自己大喊大叫我认为就是他的不是了,他不是跟他老婆吵个不停,就是和左右邻居大声开玩笑调侃,他的嗓门很大,很是让人烦躁;三、我请求他给餐具消毒,最少也得用开水烫一烫,但他总是敷衍了事,表面上答应,但实际上却是不作为;四、我叫他找个专人来收钱,不要用沾满面粉的手接钱找钱,然后继续去拉面。但他对别人甚至对他老婆都不放心,把收钱权牢牢地掌控在自己手里。

文/吻尘

图片 2

再说“小汪牛肉面店”,店老板小汪是个三十来岁的女同志,长得一般般,但却清爽干净,我从没看到过她的白大褂上有一点点脏,说话轻声慢语,脸上总带着温和的笑容。我没向她提过对老王那样的建议,但老王没做的她全做了,简单地说,她的店干净、安静、有序,可以吃得很从容、很舒心。我很想找个机会告诉老王,人虽然都喜欢美味,都喜欢少花钱,但人更是讨厌肮脏和吵闹的环境,人是需要一点体面和尊严的,为了这个,愿意牲牺一点口腹之乐,多花一块钱的。

1

深秋的一个早晨,刮了一夜的风把树上泛黄的枯叶吹得七零八落,未掉的叶子也在树上摇摇欲坠,作最后的垂死挣扎。零星的小雨撒落在地上,使原本的尘土变成了泥浆,让叶子跟地面粘得更紧。

这风、这雨让深秋有了冬的气息,行人匆匆而过,踩在这树叶上,让不干净的街道稍微入眼一些。

原本生意就不敢恭维的牛肉面馆,因这风一刮,这雨一下更不敢奢望有客人来光顾。店老板跷个二郎腿百无聊懒地玩着手机打发着时间,心里正盘算着如何来凑够这即将到期的房租。

每天早晨去老王拉面馆吃一碗红汤牛肉拉面,这个习惯已经保持了20多年,尤其到了寒风瑟瑟的时候,窗外寒风凛冽,屋里吃的热火朝天,光是这个场景、这个氛围,都让人觉得温暖十足。

2

走在街上的人们时不时还打个寒颤,心里报怨着这温度骤然下降得也太快了。

这时一个看上去8岁左右的姑娘牵着一个约四十岁的中年男子进店,该男子身材高大壮实,但双眼蒙上了厚厚的沙布。小姑娘把靠在门边的椅子拉了出来,示意让高大的男人坐下,自已坐在了他的对面。

女孩用轻脆的嗓音叫道:“老板,来两碗牛肉面,”随后又轻轻地走到老板面前细声说:“叔叔,我要一碗牛肉面和一碗汤面。”

老板以为自已刚才听错了,大声道:“不是两碗牛肉面吗。”女孩此时以最快的速度用手指放在嘴上作“嘘”状,示意老板不要再讲了,并马上从兜里掏出钱付给老板。

钱在兜里揣着已经有很多皱折,不一会儿老板端出了两碗面,一碗牛肉面放在了女孩旁边,一碗汤面却给了那个男人。女孩轻轻地把两碗面作了一个调换,并把筷子放在了男人的手中脆声说道:“爸爸吃面。”

原来这个男人是女孩的爸爸,爸爸把面上的牛肉凭感觉挑起来放在了女儿的碗里,女孩又悄悄的把爸爸夹给自已的牛肉原原本本地放了回去。爸爸说:“这家店真实惠,牛肉这么多,”女儿说:“爸爸别夹了,我碗里都装不下了。”其实女儿的碗中一粒牛肉都没有。

店老板看见这一幕深受感动,想起了家中的双亲,就给他老婆拨去了电话:“媳妇,呆会去买些牛肉,下午早点回家看爸妈。”

挂了电话,老板端给了女孩一份牛肉,女孩见状说:“叔叔,我没叫牛肉。”老板说:“叔叔不收钱,送你的。”

盘中的牛肉女孩夹给了爸爸,自已一片也没吃,剩下的用口袋打了包并带回了家。

女孩没舍得吃一片牛肉,打包回家的牛肉或许给爸爸加餐,因为爸爸眼泪受伤了得需要更多的营养,或许是给家中劳累的妈妈,因为爸爸这一伤,所有的活都需妈妈来扛,或许又是给年迈的奶奶,奶奶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唯一好吃的都会留给她,这一刻,她想到了很多人,唯独没想到自已。

女孩边吃面,边盘算着身上剩下的钱能否支付得够那盘牛肉钱。“无功不受禄”爸爸常说的话一直在耳边回响。

吃完面,女孩又小心翼翼地牵着爸爸的手离开了面馆,背影消失在这个杂乱的小镇上。

老板在收拾碗筷时,发现桌底下压着女孩付自已送牛肉的那份钱。老板看着走远父女俩的背影,想着女孩刚才的一举一动,静静地站立在那里良久,却忘了手中的活……

老王拉面馆是个老字号的店,在我们这个小地方赫赫有名。老板老王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他每天凌晨四点钟亲自起来熬牛肉大骨头汤,六点多面馆就开张营业了。

这个冬天不太冷,就因这碗牛肉面!

老王面馆的拉面有独特的配方,每碗面给的分量也特别足。一碗端上来,粗细均匀的上面飘着红色的辣椒油,还有嫩绿的香菜、碎榨菜,一股正宗清香的味道扑面而来。馋得人直流口水,这种味道跟如今市面上的连锁店的味道完全不同。

记得最初,面馆的面积非常小,就摆着六七张桌子,每天来吃拉面的人爆满,实在找不到座位的人只能站着吃。掀开门帘儿,但见屋里呼哧呼哧吃面的人,在氤氲的热气里吃的大汗淋漓,光是这氛围就已经足够让你胃口大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