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通过梦境使自己的戏剧作品更加哀婉动人、发人深思,是昆曲舞台上的艺术光辉

图片 1

北方昆曲剧院在大都版《牡丹亭》的创排中,继承了以韩世昌先生为表演核心的艺术特色,同时响应时代需要,在尊重昆曲艺术表演的基础上,重新整合并体现了当代审美,强化体现了汤显祖的思想情感,同时也彰显了当代艺术工作者对汤翁作品的美学理解和审美格调。我们创作的愿望,是旨在尊重传统、承接传统的基础上发展传统。

青春版《牡丹亭》几经易稿,只为既不改变汤显祖原著精髓,又能在节奏上适应年轻观众。昆曲曲调冗长,白先勇尝试将西方歌剧的音乐创作技法用于其中,同时加入了大量的幕间音乐和舞蹈音乐,吸引年轻观众。此剧的服装华丽精致,主画面为中国传统意象的梅、兰、竹等,愈发衬托出演员的古典美,大大推进了剧中至真至纯的爱情主线。而舞美更是别具风格,设计者将剧中传统的花神拿花舞蹈改成用十二个月不同的花来表现,让舞台的整个气氛随花神独具特色的表演流动起来。

400多年前,当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在伊丽莎白时代的伦敦剧场让人们一洒同情之泪时,在东方中国的戏台上,汤显祖笔下杜丽娘那个神秘而绮丽的梦境,也正让人们如痴如醉。

本报北京7月18日电由文化部主办的纪念汤显祖逝世400周年优秀剧目展演,日前在国家大剧院开幕。文化部部长雒树刚、副部长董伟出席开幕式,并与首都观众一起观看了上海昆剧团演出的《邯郸记》。

汤显祖的作品是昆曲艺术的经典,也是中华优秀文化遗产的代表,具有极大的文化价值和社会意义。他剧中的情感力量,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不会褪色。近10年来,国家实施了“国家昆曲艺术抢救、保护和扶持工程”,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一场整体性的昆曲抢救、保护和传承工作,全国昆曲院团获得了极大的支持和鼓舞。传承发展优秀传统剧目是昆曲院团工作的重中之重。北方昆曲剧院作为全国七个昆曲院团之一,肩负着传承艺术经典、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任。相信身在当下的我们,通过对艺术大师的缅怀和学习,通过对经典作品的回顾和倾听,将会把优秀传统文化伟大的精神力量接续下去,薪火相承。

我国现有七大昆曲院团,《牡丹亭》是看家剧目。北方昆曲剧院院长杨凤一说,《牡丹亭》原为宜黄腔而作,但所获盛誉却在昆曲。自晚明汤显祖“四梦”系列与昆曲结缘,昆曲即以其清丽的音乐、悠扬的行腔、细腻的表演为其提供了绝佳的舞台。文化和艺术的舞台不会停歇,直到今天,全国七大昆曲院团,依然上演着汤显祖的“临川四梦”,每个院团以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演绎着汤显祖笔下的“四梦”。无论是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牡丹亭》,还是饱含哲学精神的《南柯记》,以及文化思想和情感丰富的《邯郸记》与《紫钗记》,都已镌刻为昆曲人的一种“艺术记忆”,一种“艺术理解”,甚而是一份“艺术情怀”。汤显祖的作品,是昆曲舞台上的艺术光辉,在中国和世界的舞台上,缤纷闪烁,绽放光芒。

“临川四梦”的演出,将汤显祖的最高艺术成就完整地体现在当代舞台上,让人们对汤显祖的认识不仅停留在一部《牡丹亭》上,而且对他作品文辞的优美以及在“佛、道、侠、情”的“四梦”中体现出的对现实和人生的高度认识与深刻反思有所了解,这也是汤显祖得以不朽,艺术得以长存的根本原因。

文化部还将召开纪念汤显祖逝世400周年座谈会,中英两国纪念汤显祖、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座谈会,并在海外中国文化中心举办汤显祖逝世400周年主题展示活动。

传承的目的,是为了发展;而发展,是为了更好地传承。

汤显祖出生在江西抚州临川一个诗书世家,家学渊源深厚。他继承了先贤“才节俱高”的素养,铸就了不畏权贵、刚正不阿的品格。他34岁中进士,后赴南京任太常博士、礼部主事等闲职。后因抨击朝政、弹劾权臣,被贬谪。在徐闻和遂昌任县令时,汤显祖清廉俭朴,体恤民情,并以极大的热情实践自己清政勤民的政治理想。后弃官归里,归隐临川玉茗堂专事戏曲创作。

为纪念中英两位戏剧大师,国家大剧院今年2月启动了“东西对话·戏剧传奇”演出板块,国家大剧院制作了话剧《仲夏夜之梦》、歌剧《麦克白》,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来京演出了莎士比亚的历史剧名篇《亨利四世》和《亨利五世》,摩纳哥蒙特卡洛芭蕾舞团、德国斯图加特芭蕾舞团分别带来了莎剧题材芭蕾舞剧等精彩演出。

2016年,中国戏剧家汤显祖和英国戏剧家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为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世界文化交流,扩大民族传统艺术在国内外的影响力,文化部举办了汤显祖、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纪念汤显祖逝世400周年优秀剧目展演是其重要组成部分。本次展演自7月16日至9月5日,全国4个昆剧院团——上海昆剧团、北方昆曲剧院、江苏省苏州昆剧院、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的7台优秀剧目,将在国家大剧院演出11场。上海昆剧团把汤显祖的“临川四梦”首次整体搬上舞台,连续四天演出《邯郸记》《紫钗记》《南柯梦记》和《牡丹亭》。这是当代昆曲人在砥砺前行中传承昆曲传统和昆曲文脉的缩影,是国家昆曲艺术抢救、保护和扶持工程实施以来取得的最新成就,也是广大昆曲工作者坚持文化自信,致力于实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重要成果。

2016年是汤显祖和西方文化名人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全国昆曲院团先后创排了与其相关的艺术作品,表达了对两位文坛巨匠的一份思念之情与敬畏之心。如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的《南柯梦》、上海昆剧团的全本《临川四梦》、湖南省昆剧团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以及北方昆曲剧院即将推出的原创昆剧《汤显祖与临川四梦》。这其中,都离不开“传承发展”四个字。

“在我几十年演剧生涯中,接触过许多剧本,我真正体会到汤显祖是一个很会编故事、安排戏剧情节的人,有故事有情节才有人物,有人物才有情感,有情感才能动人。而且在汤显祖的笔下,青年男女那种令人难以启齿的生命本能的性冲动,变得神圣、高洁、美妙,这种青春欲望,透出生命的庄严与美丽,丝毫没有猥亵和淫秽的成分。在充满诗情画意的文字中,我们深切地感受到那压抑人性、残害生命的封建礼教的丑恶,那活生生的淳朴而健康的生命,又是何等的可爱与值得尊重。所以说,《牡丹亭》是充满青春活力、青春个性、青春气息,充满东方浪漫主义色彩的一曲青春赞歌。《牡丹亭》讴歌青春生命的真善美,鞭挞假恶丑。用戏、用情、用性、用梦,创作出了充满人性光芒的不朽作品。”汪世瑜说。

9月28日,苏州昆剧院的青春版《牡丹亭》将在伦敦正式上演,而在同一天,英国莎士比亚环球剧院的《威尼斯商人》也将在中国江苏南京的保利大剧院同步上演。两位世界级戏剧大师的经典剧目隔空牵手,百年一遇的巧合也让两地的戏剧迷们格外注目并期待。

杨凤一

传世牡丹再青春

苏州昆剧院的青春版《牡丹亭》海报 资料图片

汤显祖是中国戏剧的文坛巨匠,虽然他离世距今已400周年,但他依然活在我们每位戏剧工作者的心里。他的著作,似艺术的灯塔,熠熠生辉,每读起他的作品,都令我充满敬意。他是中国戏剧文坛的骄傲,是可与西方文坛巨匠莎士比亚比肩的人物。

北方昆曲剧院《牡丹亭》

中英交流展东西方戏剧传奇

汤显祖的情感思想和戏剧观的重心是“情”与“真”。他的著作“临川四梦”,集中肯定了“情”,即肯定了人在宇宙中的崇高地位。反对以理格情,承认人的情感生活和自然欲望,在创作中则表现为高扬人性大旗,抨击礼教对人性的扼杀。崇尚“真”,就是要把真情实感真挚而充分地表达出来,反映在创作上就是写真情、真人。这份至“情”与至“真”,一直引领并鼓舞着我们当代戏剧工作者的艺术精神和创作内涵,似血脉贯穿始终。

弘扬经典铸辉煌

其实早在20世纪40年代,浙江昆苏剧团的前身国风昆苏剧团就将莎剧《哈姆雷特》改编为苏剧《疯太子》;20世纪80年代,上海昆剧团将莎剧《麦克白》改编为昆剧《血手记》;其他中国戏曲剧种编演的莎剧,半个多世纪来总量数以百计。而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近日则把莎士比亚的《大将军寇流兰》和汤显祖的《牡丹亭》结合在一起创排出《寇流兰与杜丽娘》,并赴欧巡演,让人大开眼界。

提起汤显祖,大家对他的作品耳熟能详。特别是“临川四梦”中的《牡丹亭》,久演不衰,历久弥新。《牡丹亭》原为宜黄腔而作,但所获盛誉却在昆曲。自晚明汤显祖“四梦”系列与昆曲结缘,昆曲即以其清丽的音乐、悠扬的行腔、细腻的表演为包括《牡丹亭》在内的“四梦”提供了绝佳的舞台。文化和艺术的舞台不会停歇,直到今天,全国七大昆曲院团,依然上演着汤显祖的“临川四梦”,每个院团以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演绎着汤显祖笔下的“四梦”。无论是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牡丹亭》,还是饱含哲学精神的《南柯梦》,以及文化思想和情感丰富的《邯郸梦》与《紫钗记》,都已镌刻为昆曲人的一种“艺术记忆”,一种“艺术理解”,甚而是一份“艺术情怀”。汤显祖的作品,是昆曲舞台上的艺术光辉,在中国和世界的舞台上,缤纷闪烁,绽放光芒。

上海昆剧团的《南柯梦记》

2014年年底,全国七大昆曲院团进京展演了八个版本的《牡丹亭》,堪称“姹紫嫣红开遍”——上海昆剧团的“大师版”,由名家经典折子戏组成,多位70岁以上的泰斗级表演艺术家,引发了一票难求的观剧盛况;江苏省昆剧院的“南昆版”唱腔优美、表演细腻;湖南省昆剧团的天香版《牡丹亭》塑造了一个明丽、阳光的杜丽娘形象;上海昆剧团的典藏版采撷1999年演出的上中下三本精品版之长,返璞归真;浙江永嘉昆剧团的永嘉版,突出旦角戏份;浙江省昆剧团的“御庭版”回归传统,灵动写意;北方昆曲剧院的大都版则荟萃南北之长。

图片 1

梦短梦长俱是梦

上海昆剧团《邯郸记》剧照 资料图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