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规执纪让落实中央八项规定成为共识,当前违规发放津补贴的问题主要有

5月24日,中央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公布了4月份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汇总表,共查处问题3922起,处理5759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3991人,其中查处违规发放津补贴或福利问题961起,处理1588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069人。
这组数据,既显示了中央正风肃纪的决心,释放了锲而不舍纠正“四风”的强烈信号,也可从中看出,尽管中央三令五申,违规发放津补贴或福利等问题依然多发高发。
钻空子搞变通,违规发放津补贴或福利;制造假账,骗取津补贴资金;挪用专项经费,直接发放给个人……种种违规行为,与全面从严治党的大形势格格不入,群众对此反映强烈,应引起重视。
违规发放日趋隐蔽
从各地通报的案例来看,当前违规发放津补贴的问题主要有:巧立名目、打“擦边球”,打着“人文关怀”“调动积极性”的旗号,以“换届延时补贴”“坐班岗位津贴”“采血补助”等名义违规发放津补贴;将“集体研究”当做“免责金牌”,利用职务之便,在小圈子里“送温暖”,领导干部拿“大头”;挤占挪用其他专项经费发放给个人,等等。
这些花样百出的“辛苦费”看似关心爱护干部职工,实则践踏了纪律底线。4月25日,中央纪委曝光7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天津市滨海新区寨上街道党工委书记陈玉慧巧立名目违规发放津补贴问题赫然在列。通报显示,2013年以来,在陈玉慧先后任茶淀街道党工委书记、寨上街道党工委书记期间,两个街道经其同意,以“中元节补贴”“换届延时补贴”等各种名义违规发放各类津补贴,共计300多万元,其中陈玉慧领取6.9万元。数额之大,令人咋舌。
有的在违规发放时,为了掩人耳目搞“人人有份”,实际上是“领导‘吃肉’,职工‘喝汤’”。天津市近日的一则通报中曝光,河东区公园管理一所党支部原书记白云祥2013年8月至2015年11月负责区街道综合整修办公室工作期间,以加班费、值班费、节日补助等名义,为自己及整修办5名干部违规发放津补贴共计4万余元,其中白云祥违规领取1.72万元。
造假账、虚列开支,小圈子里“送温暖”已触碰法纪高压线。本报曾报道云南省漾濞彝族自治县原副县长黄志忠及十几名乡干部腐败问题。在黄志忠担任漾濞县太平乡党委书记的短短5年间,该乡以伪造项目资料、制作虚假合同等手段,套取扶贫、抗震救灾、农村安全饮水等46个民生项目资金,累计达418万余元。被套取的民生项目资金中,有22万元被用于违规发放津补贴。就在漾濞县纪委决定对一乡干部立案审查前一天,黄志忠还召开会议,商议套取8.5万元民生项目资金,用于发放“值班补助”和支付乡政府吃喝欠账。
违规津补贴等名目繁多,发放方式、发放渠道也日益隐蔽,有的甚至通过企业、社团组织等“曲线”发放。
中央纪委曾曝光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环境艺术学院院长李刚违规发放津补贴的问题,指出他“从本人与校企合作单位的劳务报酬中支出餐费,违规使用校企合作单位提供的经费用于发放奖金”。李刚的做法,正是为了逃避监督而玩起了“变形术”。
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长河街道傅家峙社区党支部书记苏立昌,擅自决定使用社区公用经费奖励三家小区物业管理公司。当然,钱只是在物业公司那里转了个弯——物业公司很快将这笔钱以活动经费、节日慰问、合作费等名义购买礼品回赠给社区干部。苏立昌因此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滨江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黄利文说,“他们通过‘出口转内销’,变相将社区公用经费补贴给社区干部,是典型的‘四风’隐形变异问题。”
违规发放内容上也呈现“多样化”。福建省武平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傅衍华根据工作实践分析,有的异化到发放实物,妄图通过实物减轻“负罪感”,通过采购工作必需品变相让大家接受得“心安理得”,增加监督和调查的难度。
问题缘何屡禁不止
巧立名目变相发放津补贴,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由明转暗,“四风”问题隐形变异,折射的是部分党员领导干部对作风建设抱有松口气、歇歇脚的幻想,精神上缺“钙”、纪律规矩意识淡薄,以及监管缺失、执纪不严等问题。
甘肃省文化艺术研究所原所长顾善忠在因违规公款购买礼品、违规发放津补贴等问题被查处后反思,自己作为一名党员干部,政治觉悟不高和组织纪律松懈。他懊悔地说,作为一个单位的负责人,本应该时时、处处、事事严格要求自己,但因为自己思想上觉悟上的一时偏差,造成如此严重的违规违纪问题。
纪律规矩意识淡薄,会出事。有规矩没有严格执行,没规矩自己胡乱“立规矩”,同样会出事。从各地通报的典型案例来看,有的党员领导干部对有关制度规定认识不到位或进行“选择性解读”,或沿用过期、失效的文件,甚至自行出台政策发放津补贴。宁夏回族自治区曾通报,2014年至2016年,石嘴山市师资培训中心两任主任张鸿云、杨占军曾先后主持召开由副主任王林、祁勇参加的主任办公会,无任何政策依据,研究制定《市电大分校教务教学有关费用发放标准》,自立名目、自定标准,以电大教务教学费、教材管理劳务费、招生奖励费等名义违规发放津补贴、奖金等共计92.44万元。四人最终被问责。
违规发放津补贴或福利隐形变异问题,其产生的原因多样。
很多违规者侥幸心理作祟,总是认为“钱不多、事不大,不会引起注意”“我们操作得很巧妙,没人发现得了”“相对于公款吃喝、公车私用等,违规发放津补贴很难被发现,监督、调查也困难”,因而明知故犯。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违规者自作聪明,自以为瞒天过海,实则自欺欺人,终究有被查处的一天。
“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也是原因之一。“这是我们班子成员一起商量确定的”,这句话成了常见托辞。打着“集体决策”的旗号,戴上“民主决议”的面具,实质上还是一种集体腐败;“人人有份”,看似体现了领导班子对职工的关心,归根到底是权力的任性。
有专家指出,国家早就强调禁止违规发放津补贴,国务院有关部门也早有相关规定。但是,在实践中,没有针对地区和部门差异提出更加具体的制度措施,这也是违规发放津补贴禁而不绝的原因之一。
扭住“七寸”重拳整治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巩固拓展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成果,继续整治‘四风’问题,坚决反对特权思想和特权现象。”这既是对正风肃纪的最新部署,也是掷地有声的政治宣示,更是对迟疑者、观望者的有力驳斥。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查处“四风”问题要严到底、不能让。巧立名目滥发津补贴不仅违反了国家财经纪律,导致收入分配不公,而且容易影响干部队伍稳定,影响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必须重拳出击,强力整治。
根治巧立名目滥发津补贴问题,首先要把主体责任扛在肩上,做到有权不任性。各级领导干部要向党中央对标看齐,不仅要带头反对“四风”,形成“头雁效应”;还要担当起领导责任,坚决纠正管辖范围内的作风问题。在辽宁省,省纪委紧盯顶风违纪问题较为突出的地区和单位,近日接连约谈了5个市、4家省属企业和省属高校、2个县区和2家市直单位党委主要负责人,压实主体责任,强化压力传导。
主体责任这个“牛鼻子”要牵好,制度建设也要跟上。有专家认为,要把关心干部职工、维护干部职工合法权益的好事办实办好,就得认真研究、建立科学合理、公平公正、规范有序的工资收入分配制度,让津补贴发放真正合法、合理,更透明。
解决巧立名目滥发津补贴问题,还要精准对焦,强化监督检查,切实将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深化标本兼治,构建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体制机制。对顶风违纪行为,必须严肃追责。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党委原书记梁常兴对中央和省市的三令五申置若罔闻,挖空心思违规审批发放津补贴奖金数千万元,导致全镇80多个单位滥发津补贴几近失控。今年4月,中山市纪委发布通报称,梁常兴已被撤职,降级至科员。有专家认为,就是要通过严肃问责,有力震慑顶风违纪分子以及心存侥幸观望者。

“查处问题数5178、处理人数7353、给予党纪政务处分人数5101……”2018年8月2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对外发布7月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情况,这已经是中央纪委连续第59个月公开相关数据。

例如,今年第一季度平均每月处理地厅级60人、县处级536人、乡科级4117人,去年月均处理地厅级71人、县处级569人、乡科级5329人。

数据是判断、评估工作的重要参考。分析往年中秋、国庆节点相关数据,有助于找准正风肃纪的目标,打好有准备之仗。从2014年至2017年的48份月报数据看,每年中秋、国庆节点所在的9月、10月查处问题数中,“收受礼品礼金”一项基本在当年度中稳居前四,远高于同类问题的年均查处数,最多时超出近20%。

“激励和约束是管理工作的两大法宝。以严格的法律法规约束公职人员的用权行为无疑是非常必要和重要的。但是,也应该对公职人员进行有效的激励,使其自觉遵守八项规定。”杜治洲说。

“大办婚丧喜庆”一项则紧随其后,仅2017年10月没有达到年均查处问题数的平均水平,其余都超过平均数,最多时超出了67%。另外,“违规公款吃喝”“公款国内旅游”“违规发放津补贴或福利”等问题也都常常高出相应的年均查处问题数,是中秋、国庆节点的易发多发问题。

今年2月8日,中央纪委公开曝光八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其中第一起就是国家邮政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刘君等人接受管理服务企业宴请等问题。

紧盯新动向——密切关注隐形变异“四风”问题

2017年12月,徐海宏、周海梅、李平和文胜浩因违规发放补贴问题,均受到党内警告处分。相关违纪款已上缴。

事实上,纪检监察机关从未放松对“四风”“隐身衣”“障眼法”问题的纠治。在节点前后最受关注的事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通报曝光中,中央纪委点名道姓揭露具体隐形变异情节,提醒违纪者莫要“聪明反被聪明误”。梳理今年以来中央纪委3次集中通报的23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有相关隐形变异情节描述的就达到10起,涉及“不吃公款吃老板”“改头换面违规报销”“巧立名目滥发补贴”“内部食堂搞宴请”等花样,表现出纪检监察机关“密切关注隐形变异问题”的工作动向。

在庄德水看来,“违规接受管理服务对象宴请”是一个新情况,也是近几年在查处违反八项规定精神时发现的典型现象,现在独立成为一个问题类型,说明中央已经关注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因此,在开展节点正风肃纪时,要警惕规避监督打“擦边球”、穿“隐身衣”、搞“易容术”的“四风”新动向,见招拆招、对症下药、严惩不贷。

徐辰只是今年一季度查处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中的一起。

2018年4月22日,锦州市义县林业局森林资源保护局稽查队队长李志民违规为其孙子操办“百日宴”,收受礼金;2018年3月、4月,营口市西市区河北街道党工委原书记高勇因病住院及因病在家休养期间,违规收受管理服务对象、下属单位人员礼金……9月3日,辽宁省纪委通报了6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其中大部分违纪时间发生在党的十九大以后,有的甚至在中央巡视期间还不收敛、不收手、不知止。

类似的通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上并不鲜见。

紧盯节点反“四风”,既要看住老问题,又要密切关注并察觉新动向。党的十八大以来,在持续正风肃纪高压态势下,面上“四风”问题得到有效遏制,但转入地下的隐形问题、借助新手段的变异问题,发现和查处难度进一步加大,值得高度关注。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今年3月通报的一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

秋月渐满,丹桂芬芳。党的十九大后首个中秋、国庆节点将至。

2018年1月,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4058起,处理5641人。2018年2月,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2516起,处理3590人。

坚决防反弹——压实政治责任,消除看客心理

2014年9月至2017年3月,经陈玉慧同意,寨上街道以“换届延时补贴”等名义违规发放各类津贴补贴共计173.4万余元,其中陈玉慧领取4.9万元。

这些顶风违纪行为的背后,折射出有的党员领导干部不担当、不落实管党治党政治责任,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时当“看客”,放任打折扣、做选择、搞变通的行为,问题暴露后,还想当“说客”。比如,2017年9月,贵州省委巡视组在对贵州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开展巡视时,该公司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马兆平,对滥发津贴补贴问题的回应竟然是:“国有企业干部职工平时很辛苦,吃点、喝点、发点不算什么,违反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也没有什么关系。”

“要完善并严格执行防止利益冲突制度,让公职人员与管理服务对象之间只能在特定时间和地点发生工作关系,并建立有效的监督举报制度,提高这类违规行为的曝光率和惩治率。”杜治洲建议说。

基于以往这些数据分析,我们在今年抓中秋、国庆节点反“四风”时要密切关注上述老问题,节前集中提醒,节中重点部署监督力量,避免此类问题持续易发多发。

月均查处问题数呈下降趋势

不难看出,这些问题与中国礼尚往来的传统以及长假密切相关。中秋是我国传统文化中的重要节日,又有其独特的吃月饼、喝桂花酒等习俗。逢年过节馈赠节礼,既合情合理,又符合国人的行为习惯和心理预期,所以不少人就掐准这个时点,用礼品礼金“围猎”党员、干部,半推半就之下往往得以成功。另外,“十一”难得的七天长假也为举家出游、操办婚礼等事宜提供了天然的时间便利,少数党员、干部自我要求不严,动了占公家便宜、借喜事敛财的歪脑筋,容易在这些问题上摔跟头。

排在第三位的是违规配备使用公务用车,今年一季度共查处问题数1577起,处理1919人。

以中秋节礼为例,记者在国内某些知名购物网站输入“月饼”“大闸蟹”等关键词,各式定制礼盒琳琅满目,有的商家还提供信息化提货方式,即所谓的“电子卡”,既便利又隐蔽。比如,送礼者购买后即可获得相应提货卡号、密码,乃至专用二维码,通过文本短信、手机截图等方式很方便实现送礼、收礼。

今年一季度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数月均比去年下降
专家分析称

责任不实,则纪律不彰,顶风“作案”自然难以禁绝。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把一系列作风建设的新要求、新成果转化为纪律规范,纪检监察机关在节点正风肃纪时,既要以纪律为尺子,对顶风违纪者露头就打,更要由浅入深、由表及里,压实压紧管党治党政治责任,推动党组织和党员领导干部把纠治“四风”往深里抓、实里做。

今年第一季度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情况中,违规发放津补贴项目以2628起、处理4049人居首。

坚守节点,寸土不让,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和率先垂范下,各级党组织和纪检监察机关一个节点一个节点坚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解决,早已成为雷打不动的工作习惯。今年的中秋、国庆节点,如何精准监督、有的放矢,持续拓展深化正风肃纪成果呢?

杜治洲认为,主要的违反八项规定的行为已经大幅减少,不收敛、不收手、不知止的现象正在减少,彰显了我们对未来作风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坚定信心。

抓住老问题——中秋、国庆节点易发多发问题有哪些

2017年春节期间,张骏在与管理服务对象交往过程中,其妻子先后收受某乡村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某赠送的一箱高档酒水及5000元礼金,张骏对此事知情。张骏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违纪款物被收缴。

“从3月份统计情况看,全国共查处违规接受管理服务对象宴请问题225人,包括地厅级4人,县处级20人,乡科级及以下201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工作人员介绍。

杜治洲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以上三种问题的确是不易治愈的“顽疾”,需要长期且有耐心的治理。

违规发放津补贴仍居首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