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山红遍美丽吉阳—李刚山水画艺术展,李可染书法

图片 8

6月8日电
在中国书画领域,有一位“匠人”将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践行至今。他就是李可染大师的弟子、著名书法家李思衡。

图片 1李可染作品
李可染是近代杰出画家,擅长画山水和人物,另外在书法上也是佳作频出。代表画作有《漓江胜境图》、《万山红遍》、《井冈山》等。
李可染山水画
李可染从1943年开始从事中国画教学和创作工作,后来师从齐白石、黄宾虹,潜心于民族传统绘画的研究。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国画界变革的呼声日高,提倡新国画。于是1954年后他以造化为师,屡下江南,探索“光”与“墨”的变幻,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可以以“黑”、“满”、“崛”、“涩”来概括其艺术内涵,为水墨世界开创出新的格局李可染有扎实的素描功底,他的作品让人感受到了屹立千年的中国山水。一种范宽式的饱满构图,山势迎面而来,瀑布浓缩为一条白色的裂隙,用沉涩的笔调一寸一寸地刻画出来,绵绵密密地深入到画面的每一个角落,在一张纸上,表现出最大最丰富的内容。
李可染的水墨画一扫逸笔优雅的文人积习,尤其是那以悲沉的黑色形成的基本色调,深深地抓住了人们的视觉。而在这悲怆旋律的制约下,画中即使偶有淡淡的幽雅,也会被这“黑色世界”造成的凄迷的基调所吸引。李可染山水画的价值,主要是他创造性地探索出了一种新的图式,并且表现出了浑厚博大的精神力量。著有《谈山水画》。
李可染的山水风格具有强烈的个性特征、时代气息和民族精神,其艺术语言集中体现在浑厚深邃、静默灵动的美学表现中。《北国风光》将诸多绘画元素与艺术语言统一在不足4平尺的盈盈画面中,而其恢弘气势却已溢出画面,流淌在每一个华夏子嗣的心间。作者将各具象征意义的宝塔山、黄河、长城、红太阳、松林、山脉等融汇成一幅美好河山的胜景,传达出作者对祖国山川的热爱之情。东方红,太阳升——祖国山川大地都披上了朝霞的红色光晕,宝塔山在最为近景处的山顶屹立,似灯塔般指引着方向;母亲河顺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流淌,隐约传出历史的车轮声;长城在蜿蜒中奋力前行,诉说着华夏民族五千年的历史……
纵观李可染的山水作品,多以“黑”、“满”、“崛”、“涩”为特色。此幅却显得如此与众不同,不由得让人想起令人过目难忘的《万山红遍》。同样是讴歌祖国大好河山的红色题材,《万山红遍》浓烈激昂、酣畅淋漓,《北国风光》则不紧不慢、娓娓道来,别有一番诗情画意。
李可染书法
沈鹏先生在《李可染书画全集·书法卷·序》中说:“书法既是李可染的余事,也是他的全部艺术活动的重要部分。说余事,因为书法只占用他从事绘画以外的较少时间,并且与绘画的数量比较占据次位。但是,从书画理法相同的意义来说,从笔法与结构的最抽象的原则来说,书法就不仅不是余事,而是可染艺术十分重要的基础工程了。”李可染先生擅书法,又喜搜书帖,尤爱魏碑,他书法早年学王羲之、赵孟兆页、石涛诸帖,深得精髓,融会贯通,与早年绘画一样入古出新,脱化而出。其上世纪40年代的书法,独幅作品已极少见,从大多题画书法看,大都用笔灵活多变,气韵生动,意趣酣畅,体势跌宕,与晚年书法的沉重凝练不同。
上世纪60年代“文革”中作画甚少,常以习字为日课,临摹颜真卿《八关斋帖》、魏碑、汉隶诸帖,自创了一种采众家之长的一家之体——“酱当体”。以此字体来纠正自己书风中的“流滑”之病。“酱当体”的由来,据画家回忆说,是源于旧时酱园招牌上工匠所写的大字,多是笔画粗重平实,线条缺少韵味和变化,即近于“横平竖直”的一种极其刻板的书体。李可染先生曾说:“字体削瘦容易,丰厚难。就像人的肢体,要有骨力、有弹性、苍而润。瘦笔只见骨头,比较容易,若在丰厚之中见出筋力就好了。丰厚比瘦削好,传世多颜字是有道理的,颜字有庙堂之气。”以后,他的书风有了突变。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轻灵优美变为沉实厚重了。从传世的书法作品可以看出,他在70年代末期已达到高峰。代表作有《峰高无坦途》、《痴思长绳系日》等,明显具有一种成熟的自我风格。到了上世纪80年代渐趋凝重厚拙,点画圆浑与方断兼之,线条极富立体感。其风格以《师牛堂》、《为祖国河山立传》、《废画三千》、《东方既白》、《所要者魂》等为代表。
其中一幅《东方既白》书轴,堪为楷范。该作品为纸本,纵103.2厘米,宽34.2厘米。其款为:“1989年岁次己已秋九月上浣。李可染于师牛堂。”按“1989年”为作者83岁时所书。款右下方钤有白文方印“白发学童”、朱文圆印“李”、白文方印“可染”。这幅作品是画家晚年典型书风之作,其中“东方既白”4个大字中的“既”字左正右斜,左平右险,“东”字左撇的墨韵干辣,右捺的墨味腴润,均颇为适度而具有美感。“白”字“曰”的右下的开而不收,“既”字的“艮”部的左上部“开口”等,都十分微妙而别有意趣。这种笔法圆厚重实,既不显得沉重呆板,又丰厚之中见筋力。其结体意方而用圆,字势开张大气。其点画圆劲,用墨酣饱,时有飞白、颤笔,行笔如锥划沙,具有动感,有篆隶之意。通篇给人以沉稳坚定、宽博大度、严肃雄健之感。是李氏晚年代表作品之一。
李可染先生的书画作品具有很高艺术性,声名日隆,常在市场中频创高值。由于他一生创作态度严肃认真,所作多是精品,故传世作品较少。梅墨生先生所编著之《中国名画家全集·李可染·附主要传世作品目录》中所著录其书画作品共计232幅,其中书法作品仅有13幅。从中可以看出,他的传世书法作品十分稀少珍贵,所以,深得众多收藏者珍爱。笔者认为,了解一些李可染先生的生平和书法艺术特色,有利于收藏爱好者对李可染作品之收藏与真伪辨别。

【千千千里马原创-李可染书法】

展讯】“万山红遍美丽吉阳—李刚山水画艺术展”即将亮相三亚
图片 2
由国家画院黄格胜工作室、国家画院卢禹舜工作室、安徽美术家协会、中华时报报业集团、三亚市吉阳区教育科技局、三亚市吉阳区旅游文体局等单位联合主办的“万山红遍美丽吉阳—李刚山水画艺术展”,将于2018年2月10日10时在三亚高端社区半山半岛太和会艺术馆开展,展出时间至2018年3月1日(元宵节)。图片 3​​
李刚,安徽淮北人,著名职业画家,精山水罗汉篆书,2008年移居北京,李可染大师再传弟子,国家画院黄格胜、卢禹舜工作室画家,教育电视台水墨丹青画院副院长,国家大典编委特聘画家,中国美协、安徽美协、北京国画家协会会员,中华工商时报北京艺术新闻中心主任。
李刚“万山红遍”系列国画作品来自李可染大师的经典名作《万山红遍层林尽染》,该作品取意于毛泽东诗词《沁园春.长沙》中的诗词意境,为李可染先生独创。其用大面积红色代替水墨山水的主调,层层积染的朱砂红,渲染着金秋如火、红遍万山的诗意境界。墨色浓重的背景,突出江山厚重伟岸。画面沉稳艳丽,浪漫迷人,历久弥新,是大师与伟人诗画的完美结合。李可染大师一生仅创作了七幅,每一幅都堪称经典,是中国画坛弥足珍贵之作。
作为李可染大师再传弟子,李刚先生多年研习“万山红遍”的创作理念,深得李派山水画真传,其在李可染大师原作基础上,融入自己的创作灵感,在风格和表现手法上都有了自己的创新,使作品更显沉着的妙境,作品一经推出,即得到市场和藏家的认可。北京李可染画院院长李庚先生看到李刚“万山红遍”作品连连称赞画的好:“这就是我们李家的山水,雄伟壮观,喜庆夺人。马来西亚藏家专门邀请李刚赴吉隆坡创作,作品同时还被马来西亚美术教育之父著名画家钟正山老师收藏。藏界评价李刚“万山红遍”作品既有很高的艺术性又具备了赏心悦目的观赏性,因为“万山红遍”同时喻示着祖国、家庭、事业红红火火、万年昌盛。图片 4
本次“万山红遍美丽吉阳—李刚山水画艺术展”同时得到吉阳区教育科技局侯雪华局长的大力支持,为了这次展览圆满成功,侯局长协调组织区教育系统师生40幅优秀作品,参加此次展览,以丰富群众节日文化生活。画展还得到中国古文字研究会会长,中国甲骨文研究会会长著名书法家李来付先生的支持,老先生特意拿出甲骨文书法精品十余幅同时展出。画展还得到了三亚市吉阳区旅游文体局领导关心支持与指导,一场精彩纷呈中国传统文化盛宴即将半山半岛太和会艺术馆呈现。期待各界朋友莅临指导交流。

李思衡自幼酷爱书法,后得李可染大师亲授,手摹心追,获益颇丰,成为李可染老师的书法弟子。上世纪40年代之前,李可染自创“酱当体”。因旧时酱园招牌上工匠所写的大字多是笔画粗重平实,线条缺少韵味和变化,即近于“横平竖直”的一种极其刻板的书体。李可染先生曾说:“字体削瘦容易,丰厚难。就像人的肢体,要有骨力、有弹性、苍而润。瘦笔只见骨头,比较容易,若在丰厚之中见出筋力就好了。丰厚比瘦削好,传世多颜字是有道理的,颜字有庙堂之气。”李思衡沿袭李可染书法风格,雄厚苍劲、气韵生动、意趣酣畅、体势跌宕,与此同时又多了些许当代书风的变化。

李可染先生
是现代中国画大师,他在山水画人物画和专攻画牛三个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工商导报、安徽经济新闻网记者 祝海洋
范为民图片 5图片 6

李思衡曾经为中央电视台题写了《中国报道》、《三峡备忘录》等大型片头,不仅如此,他还为北京奥运会题写了《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宣传主题词,为上海世博组委会题写《世博传奇》和《看世博
知世界》,并为“爱国华侨、世博之父”美国亚洲协会主席蒋一成先生题写了“世博之父”等作品。他的作品流传遍布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美国、新西兰、加拿大等国,将“李式书风”送到全世界。

中国现代有齐白石画虾、徐悲鸿画马、李可染画牛、黄胄画驴、吴冠中画虎、吴作人画金鱼皆妙不可言的美誉,可见李可染先生在群星灿烂的当代画家中的影响之大。

李可染先生书法作品声名在外,但由于先生一生创作严肃,传世作品较少。同样,李思衡作品具有很高的艺术性,屡在市场创出高值,但他不醉心名利,排斥商业运维。找到李思衡,往往就是在徐州和北京的画室之内,他说:“中国书法很需要匠人精神,这种精神不仅育己而且育人。任何事情,自己演习专业到精通,精通再专业才能有价值,用心踏实做好一件事、一幅作品足矣;这几十年,中国喜爱书法的年轻人越来越少,我不希望几十年后提笔之人只有日本、韩国的孩子,中国自己的孩子更需要匠心中国书法。我会为此执着做下去!”

​中国画,是一个集诗书画印于一身的艺术,难度和学习成本非常高。

李可染先生,虽然不以诗书画印四绝见长,但是,也是书画俱佳的杰出画家。

图片 7

他的书法自号“酱当体”,就是民间酱缸和瓦当上的粗放的隶书或者魏碑体的书法。

这是李可染先生谦虚。李可染作为中国现代本土培养想的第一代科班美术学者,先后转师多益,跟随过近代所有的大师。

​例如,他的第一任导师是林风眠、潘天寿二位杭州艺专的大师。后来,50岁又在北方拜齐白石为师,学习传统中国画。还与徐悲鸿亦师亦友。

图片 8

这些大师面前,给了他更高的眼界,所以,他选择学习书法,主要是为了绘画,和与自己绘画风格协调的一种书风。

他学习过魏碑隶书,都不能是他获得满足。特别是隶书《西狭颂》,他也情有独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