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需要爱,他这么说大概是为了提倡人们多多留意生活中容易忽略的事物吧

图片 1

  三月的阳光渐渐有了温度,校园里的花儿开的正艳,经过一片桃林,风携带着一缕芬芳扑面而来,触碰脸颊,有一丝暖意,我想把它握在手里,可它却从我的指缝间溜走了。忽而停立,笑一笑自己,竟是这样被风儿给捉弄了。

村上春树曾说:“想想无关紧要的事,去想想风吧。”他这么说大概是为了提倡人们多多留意生活中容易忽略的事物吧。在校园中
,同学们几乎每天都忙忙碌碌地赶去上课,不知道大家在这途中是否留意过校园里的小小事物呢?快随团团一起来看看吧!

图片 1
泰戈尔是印度近代著名作家、诗人、哲学家,半个多世纪的创作生涯中,他涉足诗歌、小说、戏剧等领域,且均获得杰出成就。在印度、在世界许多国家,泰戈尔都被尊为“诗圣”。
泰戈尔诗集
《飞鸟集》由105段诗歌组成。每段诗歌都只有简短的两三句话,却在冥冥中,悄悄为我们点亮了什么东西。而在这些集灵感与思索为一身的精悍短诗中,泰戈尔更向我们展示了他的多个身份——他时而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孩,为母亲的微笑而手舞足蹈;时而是一名四海为家的探险家,向着高山大海发出感叹;时而是一位热恋中的青年,因心爱的姑娘而讴歌爱情;时而是一位满头银发的老朽,独自在回忆中反思人生;但更多时他只是一个无名的过客,为世间万物记录下灵感闪动的瞬间,然后微笑着安静离开。
除去泰戈尔清新自然的文笔,在《飞鸟集》中,我更多感受到的是一种对生活的热爱以及对爱的思索。毫无疑问,泰戈尔的灵感来源于生活,但同时更高于生活;他用自己对生活的热爱,巧妙地隐去了一些苦难与黑暗,而将所剩的光明与微笑毫无保留地献给了读者。他对爱的思索,更是涵盖了多个方面,包括青年男女间纯真的爱情、母亲对孩子永存的母爱、人与自然间难以言喻的爱……尤其是对于爱情,泰戈尔毫不吝啬地运用了大量的比喻修辞来赞美爱情的美好与伟大。在泰戈尔眼中,世界需要爱,人生更需要爱,正如他在《飞鸟集》中所写的一样:“我相信你的爱,就让这作为我最后的话吧。”
在另一方面,泰戈尔捕捉了大量关于自然界的灵感。他说天空的黄昏像一盏灯,说微风中的树叶像思绪的断片,说鸟儿的鸣唱是晨曦来自大地的回音;他将自然界的一切拟人化。他让天空和大海对话,让鸟儿和云对话,让花儿和太阳对话……总之,在泰戈尔的诗里,世界是人性化的,自然也是人性化的,万物都有它们自己的生长与思考;而他只是为它们的人性化整理思想碎片而已。而这,便也是《飞鸟集》名字的由来:“思想掠过我的心头,仿佛群群野鸭飞过天空,我听到了它们振翅高飞的声音。”
这就是泰戈尔,这就是《飞鸟集》。或许,对于人类的文明史来讲,《飞鸟集》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然而,我却只想说,它是一种别具一格的清新,在如今繁忙拥挤的都市里,用它蕴涵的广阔无边的自然荒野,为我们开创另一个天堂。
1910年发表的哲理诗集《吉檀迦利》最早显示了泰戈尔的独特风格。从形式上看,这是一部献给神的颂歌,“吉檀迦利”就是“献诗”的意思。但泰戈尔歌颂的并不是“一神教”拥有绝对权威、巍然凌驾于万物之上的神,而是万物化成一体的泛神,是人人可以亲近、具有浓厚平民色彩的存在。诗人劝告那些盲目的顶礼膜拜者们:“把礼赞和数珠撇在一边罢!”因神并不在那幽暗的神殿里,“他是在锄着枯地的农夫那里/在敲石的造路工人那里/太阳下,阴雨里/他和他们同在/衣袍上蒙着尘土。”人们应该脱下圣袍,到泥土里去迎接神,“在劳动里,流汗里/和他站在一起罢。”
《吉檀迦利》所表现出的泛神论思想,无疑与印度古代典籍如《奥义书》等息息相通。但泰戈尔在发扬本民族传统的时候,并无意营造一个封闭的世界,他渴望长期隔绝的东西方能够不断接近、沟通。
泰戈尔经典语录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Eyes are raining
for her,heart is holding umbrella for her,this is love”.
眼睛为她下着雨,心却为她打着伞,这就是爱情。
只有经历过地狱般的磨砺,才能练就创造天堂的力量;
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响。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不要着急,最好的总会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出现。
我们把世界看错,反说它欺骗了我们。
当你为错过太阳而哭泣的时候,你也要再错过群星了。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很久了。
你的负担将变成礼物,你受的苦将照亮你的路。
友谊和爱情之间的区别在于:友谊意味着两个人和世界,然而爱情意味着两个人就是世界。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飞过。
有时候爱情不是因为看到了才相信,而是因为相信才看得到。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经飞过,思念是翅膀飞过的痕迹。
人生的意义不在于留下什么,只要你经历过,就是最大的美好,这不是无能,而是一种超然。
寂静在喧嚣里低头不语,沉默在黑夜里与目光结交,于是,我们看错了世界,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

  有些曾经熟悉而现在已不再联系的人还是会时常被风儿吹进记忆。听到别人谈论起你的名字,心里还是会有一丝悸动,我想那是隐藏在人心底的最纯真,最真实的感受。插着耳机,一个人边走边听,随着歌曲的情感变化,脚步时而缓慢,时而匆忙,像是与世隔绝,但却很是享受。有些人生而安静,喜欢孤独,有些人生而活泼,喜爱热闹,而我是前者,偏偏喜欢这一个人的静默时光,时而写写画画,时而抱着吉他来一段独奏,如此便觉得曾经的喜欢和欢喜都能够烟消云散。可是,风儿吹走了乌云,却没能吹走你在我心上遗留的痕迹。

今年的秋仿佛来得格外早,团团已经穿着厚衣,却依然冷得瑟瑟发抖,不经意间,竟瞥见一只大大的螳螂。显然,它没有被染上属于秋天的黄色,依旧是绿绿的、充满朝气。老话说:“夏虫不可以语冰。”想必,这只螳螂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了。校园里的一草一木和那悄悄路过的风儿,一定记得它曾存在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