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够克制约束自己欲望,  四小贝勒

图片 5

王阳明说:人须有为己之心,方能克己;能克己,方能成己。修身是中国人处世哲学中的第一步,而修身的第一步就是克制。人需要有一颗检讨自己的心,才能克制约束自己的欲望;能够克制约束自己欲望,才能成就自己。一、一个人最重要的品质,是懂得克制自己的情绪美国一个研究所曾经花费几十年的时间进行了一项实验。研究员们在幼儿园桌子上放一些好品质不一的苹果,让小朋友们自己去拿。其中,很多孩子都去抢那些好苹果、大苹果;一小部分的孩子等到大家抢完了,去吃那些剩下的小苹果;还有几个孩子则是完全没把抢没抢到苹果放在心上。几十年后,这个研究所跟踪调查的结果出乎当时大多数人的意料:完全不在意吃没吃到苹果的几个人成了政府的要员;让大家先抢,自己吃剩下的这小部分人都成了领导、骨干;至于那些一哄而上抢苹果的孩子,都是庸庸碌碌、一事无成。这个实验告诉我们,懂得为了大局克制自己情绪的人,一般都能够干出一番大事业。克制情绪的不同程度,就是体现了一个人情商的高低,情商越高往往就越能克制自己的感情。天启六年,在得知努尔哈赤死讯后,袁崇焕派出了代表团,一为吊唁努尔哈赤,二为庆贺皇太极登基,三则打算和后金谈谈判。自家父王在宁远被袁崇焕打伤而死,袁竟然还派来代表团假惺惺地慰问,实在是欺人太甚,是可忍熟不可忍。然而皇太极忍了。他不但忍了,还用最高标准接待了袁崇焕的代表团。不仅好吃好喝伺候着,还费尽心思找好玩的,让他们开开心心玩了一个多月,走的时候还又送马又送羊,最后还满脸笑容地与使者们挥手告别。这意味着,一个比努尔哈赤更为可怕的敌人出现了。皇太极为了维持和平休养生息,不惜克制自己滔天的怒火和不甘的屈辱,低眉顺眼周旋于明王朝派来的代表团之间。正如《明朝那些事儿》书中所说的,懂得暴力的人,是强壮的,懂得克制暴力的人,才是强大的。每一次克制自己的情绪,就意味着比以前更强大。二、懂得克制自己的人,人缘都不会太差《战国策》中有一句话君子交绝,不出恶声。意思是善始不一定会善终,一旦不欢而散,君子大多都是可以克制自己,不相互诋毁,不怀恨在心,不口出恶言,从而收获良好的人缘。看到过有人因为一些小事和领导有冲突后,不会克制自己的情绪,拍桌而起,大骂特骂,最后两败俱伤,灰溜溜地收拾东西卷铺盖走人。从此若再在生意交际场上相遇,两人之间只剩下尴尬和厌恶,往日情谊烟消云散。但是我也见到过身边情侣在吵架分手后,男方一直在和身边哥们强调,我们分手不是因为她的问题,相反的,她善解人意,经常帮我出谋划策,是她引领我成为更好的自己。女方亦是如此只谈对方的优点,至于两人之间摩擦冲突或是谁对谁错,都是闭口不谈。即使分手,也还是能心平气和地做朋友。这种宽人克己的品格,既有春风的和煦,设身处地为人着想,对待别人的观点和意见从不激烈与之对抗,大度谅解,从容包容;更有冬风的凛冽,冷静直截地剖析自我,时刻保持克制的习惯,学会慎独,不究既往、不念旧恶。人缘难结,但是懂得克制的人知道话语伤人,所以鲜言人非,故而人人愿意和他交心,人脉因此得以扩展。三、能克制自己的人,才能成就自己法国作家雨果曾说,知道在适当的时候自动管住自己的人,就是聪明人。明代王廷相在一次接见新任御史时讲了一个故事。昨天我乘轿的时候下起了雨,有个轿夫脚上穿着一双新鞋,刚开始还小心翼翼地挑干静地方走,生怕踩进水坑里弄脏了鞋。过了一会他还是不可避免地踩到泥坑里,从这之后就再也不顾惜自己的新鞋了,什么污汤泥水也满不在乎地踩下。究其原因,就是轿夫的鞋是新的的时候,只想着好好呵护它;一旦踩到泥坑里,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就出现了:反正鞋已经脏了,我就不用小心翼翼了。这个小故事就是寓意如今世上为官之人,上任之初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惟恐自己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好,遭人诟病。可是当了一段时间官以后,钱权力色的诱惑力逐渐增大,但凡是尝了一点点甜头之后,就会难以戒瘾,清正廉洁变成嘴上说说而已。包拯在端州任知州时,积极整顿吏治,打击贪污,做了不少利民的好事。待到离任之时,就连当地百姓共同相送的一方好砚,他都婉言谢绝,坚持不持一砚归。所以说,只有能够克制住自己欲望的官员,才能够得民心、名扬青史,成就自己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终极目标。发泄欲望和屈从于欲望皆非君子所为,在这么一个个性张扬的时代,或许克制才是我们所缺少的美德,助我们成就自我,驰骋人生。

最有格调的心学微刊

  失败的努尔哈赤悲愤了几个月后,终于笑了——含笑九泉。

图片 1

  老头笑着走了,有些人就笑不出来了——比如他的几个儿子。

原标题:真正能成事之人,都懂得克制自己

  当时,具备继承资格的人,有八个。

作者:雅君

  这八个人分别是四大贝勒:代善、阿敏、莽古尔泰、皇太极;

来源:京博国学

  四小贝勒:阿济格、多尔衮、济尔哈朗、多铎。

王阳明说:“人须有为己之心,方能克己;能克己,方能成己。”

  位置只有一个。

修身是中国人处世哲学中的第一步,而修身的第一步就是克制。

  拜许多“秘史”类电视剧所赐,这个连史学研究者都未必重视的问题,竟然妇孺皆知,且说法众多,什么努尔哈赤讨厌皇太极,喜欢多尔衮,皇太极使坏,干掉了多尔衮他妈,抢了多尔衮的汗位等等等等。

人需要有一颗检讨自己的心,才能克制约束自己的欲望;能够克制约束自己欲望,才能成就自己。

  以上讲法,在菜市场等地遇熟人时随便说说,是可以的,正式场合,就别扯了。

一、一个人最重要的品质,是懂得克制自己的情绪

  事实上,打努尔哈赤含笑那天起,汗位就已注定,它只属于一个人——皇太极。

美国一个研究所曾经花费几十年的时间进行了一项实验。

  因为除这位仁兄外,别人都有问题。

研究员们在幼儿园桌子上放一些好品质不一的苹果,让小朋友们自己去拿。

  努尔哈赤确实很喜欢多尔衮,可是问题在于,多尔衮同志当时还是小屁孩,游牧民族比较实在,谁更能打、更能抢,谁就是老大,要搞任人唯亲,广大后金人民是不答应的。

其中,很多孩子都去抢那些好苹果、大苹果;一小部分的孩子等到大家抢完了,去吃那些剩下的小苹果;还有几个孩子则是完全没把抢没抢到苹果放在心上。

  四小贝勒里的其他三人,那更别提了,年龄小不说,老头还不待见,以上四人可以全部淘汰。

几十年后,这个研究所跟踪调查的结果出乎当时大多数人的意料:

  而四大贝勒里,阿敏是努尔哈赤的侄子,没资格,排除;莽古尔泰比较蠢,性情暴躁,排除;能排上号的,只有代善和皇太极。

完全不在意吃没吃到苹果的几个人成了政府的要员;让大家先抢,自己吃剩下的这小部分人都成了领导、骨干;至于那些一哄而上抢苹果的孩子,都是庸庸碌碌、一事无成。

  但是代善也有问题——生活作风,这个问题还相当麻烦,因为据说和他传绯闻的,是努尔哈赤的后妃。

图片 2

  代善是聪明人,有这个前科,汗位是不敢指望了,他相当宽容地表示,自己就不争这个位置了,让皇太极干吧。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于是,在众人的一致推举下,天启六年(1626)九月初一,皇太极登基。

这个实验告诉我们,懂得为了大局克制自己情绪的人,一般都能够干出一番大事业。克制情绪的不同程度,就是体现了一个人情商的高低,情商越高往往就越能克制自己的感情。

  在后金将领中,论军事天赋,能与袁崇焕相比的,只有三个人:努尔哈赤、代善、皇太极(多尔衮比较小,不算)。

天启六年,在得知努尔哈赤死讯后,袁崇焕派出了代表团,一为吊唁努尔哈赤,二为庆贺皇太极登基,三则打算和后金谈谈判。

  但要论政治水平,能摆上台面的,只有皇太极。

自家父王在宁远被袁崇焕打伤而死,袁竟然还派来代表团假惺惺地慰问,实在是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

  因为一个月后,他做了一件努尔哈赤绝不可能做到的事。

然而皇太极忍了。

  天启六年(1626)十月,袁崇焕代表团来到了后金首都沈阳,他们此来的目的是吊丧,同时祝贺皇太极上任。

他不但忍了,还用最高标准接待了袁崇焕的代表团。不仅好吃好喝伺候着,还费尽心思找好玩的,让他们开开心心玩了一个多月,走的时候还又送马又送羊,最后还满脸笑容地与使者们挥手告别。

  在很多书籍里,宁远战役后的袁崇焕是很悲惨的,战绩无人认可,也没有封赏,所有的功劳都被魏忠贤抢走,孤苦伶仃,悲惨世界。

图片 3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说法是未经史籍,也未经大脑的,因为就在宁远胜利后的几天,袁崇焕就得到了皇帝的表扬,兵部尚书王永光跟袁崇焕不大对劲,也大发感慨:

皇太极

  八年来贼始一挫,乃知中国有人矣!

这意味着,一个比努尔哈赤更为可怕的敌人出现了。皇太极为了维持和平休养生息,不惜克制自己滔天的怒火和不甘的屈辱,低眉顺眼周旋于明王朝派来的代表团之间。

  总之,捷报传来,全国欢腾,唯一不欢腾的人,就是高第。

正如《明朝那些事儿》书中所说的,“懂得暴力的人,是强壮的,懂得克制暴力的人,才是强大的”。

  这位兄弟实在太不争气,所以连阉党都不保他,被干净利落地革职赶回了家。

每一次克制自己的情绪,就意味着比以前更强大。

  除口头表扬外,明朝也相当实在,正月底打胜,2月初就提了,先是都察院右佥都御史,一个月后又加辽东巡抚,然后是兵部右侍郎,两个月内就到了副部级。

二、懂得克制自己的人,人缘都不会太差

  部下们也没有白干,满桂、赵率教、左辅、朱梅、祖大寿都升了官,连他的孙承宗老师也论功行赏了。

《战国策》中有一句话“君子交绝,不出恶声”。意思是善始不一定会善终,一旦不欢而散,君子大多都是可以克制自己,不相互诋毁,不怀恨在心,不口出恶言,从而收获良好的人缘。

  当然,领导的功劳是少不了的,比如魏忠贤公公,顾秉谦大人等等,虽说没去打仗,但整日忙着阴人,也是很辛苦的。

看到过有人因为一些小事和领导有冲突后,不会克制自己的情绪,拍桌而起,大骂特骂,最后两败俱伤,灰溜溜地收拾东西卷铺盖走人。从此若再在生意交际场上相遇,两人之间只剩下尴尬和厌恶,往日情谊烟消云散。

  无论如何,袁崇焕出头了,虽说他是孙承宗的学生,东林党的成员,但边界得有人守吧,所以阉党不难为他,反正好人坏人都不管他,任他在那倒腾。

但是我也见到过身边情侣在吵架分手后,男方一直在和身边哥们强调,“我们分手不是因为她的问题,相反的,她善解人意,经常帮我出谋划策,是她引领我成为更好的自己”。

  几个月后,得知努尔哈赤死讯后,他派出了代表团。

女方亦是如此只谈对方的优点,至于两人之间摩擦冲突或是谁对谁错,都是闭口不谈。即使分手,也还是能心平气和地做朋友。

  这就倒腾大了。

这种宽人克己的品格,既有春风的和煦,设身处地为人着想,对待别人的观点和意见从不激烈与之对抗,大度谅解,从容包容;更有冬风的凛冽,冷静直接地剖析自我,时刻保持克制的习惯,学会慎独,不咎既往、不念旧恶。

  在明朝看来,后金就是以努尔哈赤为首的强盗团伙,压根不是政权,堂堂天朝怎么能和团伙头目谈判呢?

人缘难结,但是懂得克制的人知道话语伤人,所以鲜言人非,故而人人愿意和他交心,人脉因此得以扩展。

  所以多年以来,都是只打不谈。

图片 4

  但问题是,打来打去都没个结果,正好这次把团伙头目憋屈死了,趁机去谈谈,也没坏处。

※摄影:孔子文化•小帆

  当然,作为一名文官出身的将领,袁崇焕还有点政治头脑,谈判之前,先请示了皇帝,才敢开路。

三、能克制自己的人,才能成就自己

  憋死(打伤致死)了人家老爹,还派人来吊丧,是很不地道的,如此行径,是让人难以忍受的。

法国作家雨果曾说,知道在适当的时候自动管住自己的人,就是聪明人。

  然而皇太极忍了。

明代王廷相在一次接见新任御史时讲了一个故事。

  他不但忍了,还作出了出人意料的回应。

“昨天我乘轿的时候下起了雨,有个轿夫脚上穿着一双新鞋,刚开始还小心翼翼地挑干静地方走,生怕踩进水坑里弄脏了鞋。

  他用最高标准接待了袁崇焕的使者,好吃好喝招待,还搞了个阅兵式,让他们玩了一个多月,走的时候还送了几匹马、几十只羊,并热情地向自己杀父仇人的使者微笑挥手告别。

过了一会他还是不可避免地踩到泥坑里,从这之后就再也不顾惜自己的新鞋了,什么污汤泥水也满不在乎地踩下。

  这意味着,一个比努尔哈赤更为可怕的敌人出现了。

究其原因,就是轿夫的鞋是新的的时候,只想着好好呵护它;一旦踩到泥坑里,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就出现了:反正鞋已经脏了,我就不用小心翼翼了。”

  懂得暴力的人,是强壮的,懂得克制暴力的人,才是强大的。

这个小故事就是寓意如今世上为官之人,上任之初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惟恐自己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好,遭人诟病。

  在下次战争到来之前,必须和平,这就是皇太极的真实想法。

可是当了一段时间官以后,钱权力色的诱惑力逐渐增大,但凡是尝了一点点甜头之后,就会难以戒瘾,“清正廉洁”变成嘴上说说而已。

  袁崇焕也并非善类,对于这次谈判,他在给皇帝的报告中,做出了充分的解释:

图片 5

  “奴死之耗,与奴子情形,我已备得,尚复何求?”

包拯

  这句话的意思是,努尔哈赤的死讯,他儿子的情况,我都知道了,还有什么要求呢?

包拯在端州任知州时,积极整顿吏治,打击贪污,做了不少利民的好事。待到离任之时,就连当地百姓共同相送的一方好砚,他都婉言谢绝,坚持“不持一砚归”。

  谈来谈去,就谈出了这么个玩意。

所以说,只有能够克制住自己欲望的官员,才能够得民心、名扬青史,成就自己“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终极目标。

  谈判还是继续,到第二年(天启七年)正月,皇太极又派人来了。

发泄欲望和屈从于欲望皆非君子所为,在这么一个个性张扬的时代,或许克制才是我们所缺少的美德,助我们成就自我,驰骋人生。

  可这人明显不上道,谈判书上还附了一篇文章——当年他爹写的七大恨。

作者:雅君,京博国学外聘作者

  但你要说皇太极有多恨,似乎也说不上,因为,就在七大恨后面,他还列上了谈判的条件,比如金银财宝,比如土地等等。

京博国学,最有格调的国学微刊。转载请联系授权。

  也就是想多要点东西嘛,还把死去的老爷子搬出来,实在辛苦。

※本文系京博国学原创,转载请注明

  袁崇焕是很幽默的,他在回信中,很有耐心地逐条批驳了努尔哈赤的著作,同时表示,拒绝你的一切要求。这意思是,虽然你爸憋屈死了,我表示同情,但谈归谈,死人我也不买账。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

  过了一月,皇太极又来信了,这哥们明显是玩上瘾了,他竟把袁崇焕批驳七大恨的理由,又逐条批驳了一次,当然正事他也没忘了谈,这次他的胃口小了点,要的东西也减了半。

  文字游戏玩玩是可以的,但具体工作还要干,在这一点上,皇太极同志的表现相当不错,就在给袁崇焕送信的同时,他发动了新的进攻,目标是朝鲜。

  天启七年(1627)正月初八,阿敏出兵朝鲜,朝军的表现相当稳定,依然是一如以往地不经打,一个月后平壤就失陷了,再过一个月,朝鲜国王就签了结盟书,表示愿意服从后金。

  朝鲜失陷,明朝是不高兴的,但不高兴也没办法,今天不同往日了,家里比较困难,实在没法拉兄弟一把,失陷,就失陷了吧。

  一边谈判,一边干这种事,实在太过分了,所以在来往的文书中,袁崇焕愤怒地谴责了对方的行径,痛斥皇太极没有谈判的诚意。

  话这么说,袁崇焕也没闲着,他也很忙,忙着砌砖头。

  自打宁远之战结束后,他就开始修墙了,打坏的重砌,没坏的加固。他还把几万民工直接拉到锦州,抢工期抓进度,短短几个月,锦州再度成为坚城。

  此外,他还重新占领了之前放弃的大凌河、前屯、中后所、中右所,修筑堡垒,全面恢复关宁防线。

  光修墙是不够的,为把皇太极彻底恶心死,他大量召集农民,只要来人就分地,一文钱都不要,白送,开始大规模屯田,积累军粮。

  一边谈判,一边干这种事,实在太过分了,所以在来往的文书中,皇太极愤怒地谴责了对方的行径,痛斥袁崇焕没有谈判的诚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