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教小学化,其中有不少孩子到三年级的时候

图片 4

春节回乡,表姐正为儿子的幼儿园转学犯愁。为啥转?虽然现在的幼儿园是市级示范园,但“学不着东西”,表姐的焦虑之情与日俱增。几经“搜索”,她把目光瞄准了一个全面引入小学课程的幼儿园。

(原标题:因“教学超前,作业量大”
妈妈让5岁孩子退园回家,资阳这家涉事幼儿园称其不存在幼教小学化倾向,教育部门:如存在幼教小学化倾向,将视情况要求整改并处理)

图片 1图/新华社

“幼儿园不得提前教授小学教育内容”,教育主管部门三令五申。不管是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还是去年出台的《幼儿园工作规程》,都将其放在一个重要位置。可事实上,这个规定处境尴尬,虽然是为了让孩子健康成长,但很多家长不买账。

图片 2

最近,四川资阳市雁江区的邓蓉(化名)让5岁的儿子退了学,原因是孩子所在的幼儿园大班存在超前教学、小学化倾向。

家长的道理很朴素:我想让孩子减压,但要看“怎么减”。如果幼儿园时没压力,到了小学就会“当头一棒”,孩子的自信心肯定受打击;反之,如果幼儿园时辛苦些,起码水平“随大流”,孩子到了小学不犯怵,不是一种更主动的“减压”吗?

APP上,有家长称孩子作业完成了,但没弄明白。 成都商报 图

幼教小学化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幼儿园中开设“课后延时班”“学前班”“幼小衔接班”等成为常态,100以内加减、认七八百个汉字、背《弟子规》、学“逻辑规律”等小学内容均在不少幼儿园的学习之列。

如今,“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似乎已经“深入人心”。现在的“幼教小学化”,貌似幼儿园“屡教不改”、家长“不识时务”,其实更像是在电影院看电影,第一排的孩子“站了起来”,后面的孩子“不得不站起来”。而要解决这个问题,恐怕不能止于一纸文件要求所有人“坐下”,而是让“前排孩子”不需要“站起来”。简言之,当小学一板一眼维持应有节奏,将“零起点”教学落到实处时,“幼教小学化”也就失去了市场。

图片 3

孩子才上幼儿园就已经压力山大,家长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常常忍不住吐槽,但敢于“怒”而退园的,却鲜有听闻。

再往远处说,幼教小学化其实是“多米诺骨牌效应”的体现,前面一块倒下了,后面的就身不由己。从源头上看,选人用人单位的唯名校、唯学历论,逐步传导到大、中、小学,进而传导到了幼儿园。表面看来,幼教小学化的板子应该打在幼儿园身上,其实也不尽然。弄清楚了根子,就需要知道,禁止幼教小学化,不仅需要管住幼儿园、管住小学,更要在育人观、人才观上有所改变。否则,一纸文件,恐怕“徒法不足以自行”。

幼儿园班上的“计分表”。

“花儿不开,不要硬掰”,孩子的成长自有其内在“时间表”。幼儿园本就应该让孩子通过游戏的方式来成长,过早地接触标准化的知识,并非好事。所谓的“抢跑”优势,其实并不存在。

成都商报10月12日报道,最近几天,四川资阳市雁江区的邓蓉(化名)都在考虑5岁儿子的事。国庆节前夕,因不认可儿子所读幼儿园大班老师的教育理念,认为其存在的幼教小学化倾向会给儿子的成长带来不利影响,她让儿子退园回了家。对此,涉事幼儿园园长及所在班老师均称,他们不存在幼教小学化倾向,幼儿园都是通过故事情节、游戏等融入数字和图形等知识,培养孩子的学习习惯和兴趣。

在幼儿园阶段学知识的孩子进到一年级的时候,其考试分数要高于幼儿园阶段玩游戏的孩子,但是到二、三年级就开始分化。其中有不少孩子到三年级的时候,因为之前学习太“轻松”没有养成良好习惯,成绩极易下滑,这便是“三年级现象”。

近年来,幼教小学化现象备受关注,成都商报记者走访发现,和不少地方一样,资阳也有部分幼儿园教授汉语拼音、识字等内容,有幼儿家长甚至希望幼儿园能教写字、算术,以让孩子上小学后能更快适应。

图片 4图/新华社

今年暑期,教育部再次发文部署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明确要求禁止幼儿园提前教授汉语拼音、识字、计算等小学课程内容。雁江区教育局也表示,经过几年整治,幼教小学化治理取得了一定效果,目前教育部门正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广大家长如发现幼教小学化问题也可向教育部门反映或举报。

更令人担忧的是,一旦出现“三年级现象”,习惯了孩子是“牛娃”的家长往往难以接受,会进一步变本加厉地“逼迫”孩子,不仅伤害亲子关系,对孩子的未来学习也会造成不小的影响。

事件:“教学进度太快”,家长让5岁孩子退园

但在所谓的“现实”面前,一些热衷于“抢跑”的家长仍对孩子的学习内容不断加码,甚至不乏有家长特地给三四岁的孩子报了校外培训班。部分幼儿园(尤其是私立幼儿园及培训机构),为了迎合家长的需求,或明或暗地推波助澜。在集体“抢跑”的氛围下,即便有不少家长不愿意孩子“受苦”,但也会无奈地被裹挟其中。

邓蓉一家住在资阳城区,即将5岁的儿子童童(化名)此前就读于一所民办幼儿园,秋季学期进入大班,目前退学在家。邓蓉说,“退学的原因是个人认为儿子所在班级教学超前,作业量大,担心这些会磨灭孩子的天性甚至自信。”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久而久之,就会形成恶性循环,无论家长还是学校,明知不对也有心无力。像邓蓉这样既明事理又敢决断的家长,固然值得敬佩,但只能是个例而已。幼教小学化尚可以一“怒”退园,面对频繁考试、试卷成堆的小学中学化问题,又该咋办?毫不夸张地说,仅靠家长一己之力抗争,那只能成为不自量力的堂·吉诃德。

“以前的老师爱带着孩子们唱歌、跳舞、玩游戏,寓教于乐。中班下期,换了一个班主任老师。”邓蓉说,进入大班后,数学涉及递增递减、单双数、数的分解与组合。有时包括手工作业在内,一周作业达到3次。另外,翻看APP上发的教学照片,唱唱跳跳的少了,孩子背着手学习的多了。通过邓蓉提供的APP截图,确有学生家长在APP上晒出作业时留言称“完成,可还是没明白”或者“完成,但没弄明白,从头到尾都在坐飞机”。

彻底解决幼教小学化问题,当然有赖于我国社会整体素质的提高、幼儿园科学教育理念的回归、幼儿园师资水平的提升以及进一步完善教育管理评价体系,推进教育资源均衡化。

邓蓉说,她与老师沟通,老师则称自己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小朋友能完全听懂,只能保证大部分。中秋节前,她还发现班级墙壁贴有一张计分表,班上40个孩子的名字后面以“正”的书写笔画来计分,最多的已开始写第二个“正”字,最少的连一笔也没写。“我沟通的目的不是让老师给我孩子加分。我认为这种计分方式会伤害孩子,甚至导致厌学情绪。”

这是一个长期、缓慢的过程,除了家长要有教育定力之外,在当前国情下,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发力,无疑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目前,很多地方遵照教育部文件部署,纷纷部署幼教小学化的专项治理工作,期待治理工作能够更加有效地击中痛点,让这些既焦虑又无奈的家长们早日摆脱出来。(文
|胡欣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