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表现和继承中华下里巴人守旧文化的重要载体,刘莉沙供图

图片 2

全国政协委员刘莉沙去年深入基层演出200余场次,把每一次演出都当做一次传承戏曲艺术的宝贵机会

戏曲界代表委员谈戏曲事业一年来新气象

时间:2016年03月16日来源:中国文艺网作者:怡梦 丁薇 张成

激活传统艺术中的文化自信

——戏曲界代表委员谈戏曲事业一年来新气象

  “52号文件”“戏曲21条”“戏曲扶持政策”
,今年两会,每逢记者向戏曲界代表委员提到这几个词,总会换来代表委员会心一笑。去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
,全国戏曲工作座谈会召开,广大戏曲人深受鼓舞。一年来,各地戏曲事业在政府、社会的大力支持下,涌现出不少精品佳作、优秀人才,呈现出蓬勃向上的新气象,戏曲界代表委员也跟记者分享了他们的喜悦和对戏曲事业未来的展望。

   社会氛围更好

  “民族传统文化回归人们心中,戏曲人、普通观众找到文化自信,这是最大的转变。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川剧院院长陈智林这样描述一系列戏曲扶持政策出台后,在社会上产生的效应。“以前拆了剧场修广场,现在各地剧场都在恢复,为了还老百姓一个欣赏戏曲艺术的场所。
”陈智林说,好的艺术要有好的展示平台,在一方水土一方文化的培植和耕耘中,剧场的重建对人们的文化认知有积极影响。有了欣赏条件,会有更多人走进剧场,也更意识到戏曲艺术在民族传统文化中的重要性。

  “以前很多家长不愿意把子女送到戏曲院校,是因为不够了解,如今有了国家政策,戏曲进校园成了常态,就有了直观感受。
”陈智林介绍,戏曲艺术人才以前难招,近来报考人数有所增加,很多人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国家对戏曲人才的需求,转变了观念,“比方说以前我们招十个人,报名人数可能还凑不齐十个,现在起码可以有选择,两三个里面挑一个”

  “我们创作了一套‘粤韵操’
,让粤剧身段成为中小学生课间操的内容,受到了师生的欢迎。
”全国人大代表、粤剧表演艺术家倪惠英分享了粤剧走进校园的独特方式,她表示,“粤韵操”让年轻一代从小在心里种下粤剧艺术的种子,从身段、音乐亲身体验,润物无声。“很多小孩以前觉得戏曲是老人家的东西,通过这一类普及,让他们有了亲切感。

  “演出市场也有一定的回暖,城市观众愿意走进剧场看戏;政府以演出采购的形式开展文化惠民,把优秀的戏曲作品送到边远地方。
”倪惠英表示,观众对戏曲的需求大了,演员舞台实践多了,新剧目创作、人才成长随之进入良性循环。

   戏曲人更有信心

  “以前演员学戏只能跟剧团的老师学,后来经国家评定、划拨经费,演员可以拜名师学戏。
”全国人大代表、苏州昆剧院副院长王芳作为第三批“名师收徒”的名师,近来收了两名青年演员为徒。“到了我们这个年龄,就希望青年演员早点成熟。随着年龄的增长,精力、容颜不如从前,舞台呈现不那么美了,心里会有点失落,要过这个坎,最好的办法就是教学生,看到艺术生命在延续,就很开心。
”王芳欣慰地表示,“我的学生也教会了我很多,我从他们身上看到很多闪光点,比如他们那个年龄段拥有的天然的美,我看到了,会用表演手段提炼出来,我会告诉他们,你们身上拥有的,我现在没有了,你们需要掌握这个技巧,因为等你们到了我这个年龄,也可能会没有。

  “一些名师现在可以‘言传身教’ ,过若干年也许只能‘言传’
,老师不在了,这个戏的传承就面临危机,数字电影、录像的摄制是非常迫切的。
”王芳介绍,在有关政策资金的支持下,每个剧团选出的好剧目,可以请录像师来录制。“一些老艺术家演不动了,录像资料非常关键,我们这一代还看得到他们亲身示范,下一代就不知道老师当时是怎么演的,唯一的视觉感受来源,就是录像和数字电影了。

  “这一年里,作为戏曲工作者,感受到了戏曲艺术的尊严,更加有信心,也有了推手和抓手来做好本职工作。
”全国人大代表、评剧表演艺术家冯玉萍介绍了她的艺术工作室在新的体制机制下创作新剧目的经验,“原先在院团,一部作品要生长,可能只有这点水、这点泥土,但工作室这种形式,令我焕发了极大的创作热情。由我来选择剧本、灯光、舞美、音乐等资源进行组合,主创团队形成之后,我把这颗成熟的种子放到肥沃土壤里。
”冯玉萍介绍,她的艺术工作室和沈阳师范大学戏剧学院合作创排的《孝庄》采取敞开式教学的模式,表演系的学生可以零距离看到大师是怎么排戏的。“除了创、演,后续环节也具备,因为大学有丰厚的研究评论力量,以往创作戏曲作品重评奖不重评论的状况也将有所扭转。”

   基层戏曲事业更受关注

  “为更好地传承戏曲艺术,更好地为广大观众服务,应该把原来失去的、解散的一些基层中小剧团恢复起来。
”全国政协委员、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经过调查发现,我国2800多个县,19000多个镇,几十万乡村中,以前很多都有小的剧团剧社,由于经费等各种现实原因,如今解散或濒临解散的不计其数。剧种则正在以每年一个多的速度在消失。

  “我们要让广大的乡村观众一年能看到一次演出,这个体量很大,仅靠现有的这些剧院团是完不成的。为了真正使乡村民间能够享受这个时代的文化红利,除了目前这些现存的剧团要积极努力地深入下去,多为广大群众去演出,还要帮助一些濒临解散的剧团恢复演出,只要是还有实力的,能够组织起来的,行当齐全的,就应该在政策的扶持下尽快恢复起来。
”叶少兰说,“这有一定困难,各方要对他们进行支援和辅导,让他们能够保质保量进行创作演出。戏曲艺术不管曲种大小,都来自于民间,我们不能在民间失掉民族艺术。

  “做戏曲演员很苦,像我去过的很多地方,甚至一些省会城市的剧团演员,大冬天演出一天才挣20块钱,这让我很难受。
”全国政协委员、京剧表演艺术家孟广禄说,
“国家拨了那么多文化经费,但是这些经费能不能落实到剧团、落实到演员身上?可以说,政策的落地很重要。
”孟广禄还表示,戏曲的领导人才很重要,一个院团有一个好的领导,就像一个家庭有一个好父亲一样,非常重要。
“我们都知道培养一个艺术人才很难,培养一个艺术管理人才更难,有些剧团的领导60多岁依然年富力强,却不得不退休,这让人惋惜,希望国家对这些突出的管理人才不要一刀切,在某些时候挽留一下管理人才。

图片 1

一悲一喜一抖袖

让戏曲扣动更多年轻人的心弦

国家级非遗项目深泽坠子戏传承人表演《夜审姚达》。 记者 肖煜摄

一跪一拜一叩首

图片 2

□记者 肖 煜 刘 萍

一颦一笑一回眸

图为刘莉沙参加2018年石家庄市中小学生校园戏曲大赛活动。刘莉沙供图

戏音袅袅,代代传唱。地方戏以独特的方式保留着一方百姓的乡音乡愁记忆。近日,我省戏曲类非遗传承与发展研讨会暨国家级非遗深泽坠子戏保护成果展演在深泽举行。有关专家学者以及部分基层戏曲院团代表汇聚一堂,围绕传统戏剧在保护传承等方面所面临的问题,共同探讨我省戏曲类非遗剧种传承与创新发展、人才队伍建设等发展新路径。

一生一世一瞬休

“这是咱们剧团春节后的首场文化下乡演出,一定要把最精彩的表演呈现给乡亲们!”2月10日傍晚,赵县南柏舍镇南李家疃一村的临时舞台前,全国政协委员、石家庄市河北梆子剧团党支部书记刘莉沙正在作演出前的动员。

求创新

戏曲悠久的历史、独特的艺术魅力和深厚的群众基础,是表现和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是中华民族乃至全人类的文化与艺术瑰宝。让戏曲走进校园,对传承中华民族文化,提高学生的艺术审美素养,增强民族文化认同感具有重要的积极意义。

即将上演的《穆桂英挂帅》这部戏,刘莉沙和她的团队记不清演过多少次了,对人物形象塑造早已了然于胸,但登台前她还是不厌其烦地嘱咐着每一位演员。

让老戏常唱常新

感受戏曲魅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