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don警察方发表了袭击者的地点,  现场去世的丧命者右脸中枪

图片 1

下车后,孕妇及其男友随即遭到一群摩托车手袭击。孕妇被几名女摩托车手殴打,她的男友试图阻止,却被其他摩托车手打倒在地,拳脚相加。现场目击证人称,袭击者直到听见警笛声传来才停止殴打,驾驶摩托车往西逃窜。离开前,他们还抢走了孕妇的钱包。

  警方补充,摩托车司机身穿一件白色上衣和蓝色外套,戴白色头盔。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表示,恐袭行动不会影响到国家的正常运作,英国将坚持自己的价值观,“任何通过暴力来打败这些价值的企图都是不会得逞的”。

图:Philippine Daily
Inquirer  当地时间18日中午11点40分左右,两名中国公民在菲律宾马尼拉大街上遭到摩托车手枪杀。  综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等外媒报道,枪击发生在一所高中附近,一名30岁的受害者中枪后当场死亡,另一名35岁的受害者在被送往医院后死亡。  据报道,枪击发生时,还有两名旁观者也被子弹击中受伤,警方称,他们已被送往附近的医院治疗。  马尼拉警方称,犯罪嫌疑人乘坐黑色摩托车。一人身着黑色外套,头戴一顶黑色头盔;另一人身着白蓝色夹克,头戴白色头盔。目前,当地警方正在调查该起事件。
中国驻菲使馆回应2名中国公民遭枪杀:正核实身份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18日中午11点40分左右,两名中国公民在菲律宾马尼拉大街上遭到摩托车手枪杀。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称,已经注意到有关报道,正跟菲警方核实有关情况和人员身份。  据报道,一名30岁的受害者中枪后当场死亡,另一名35岁的受害者在被送往医院后死亡。

警方称,该团伙在附近以“非常鲁莽的方式”驾驶了数小时

  据警方介绍,犯罪嫌疑人乘坐黑色摩托车。一人身穿黑色外套,头戴一顶黑色头盔;另一人身穿白蓝色夹克,头戴白色头盔。目前,当地警方正在调查该起事件。

此次袭击发生的地点可以说是位于伦敦市的“心脏”区域。法国《费加罗报》和美国《纽约时报》都指出,恐怖分子所使用的手段是普通的,随处可以获得;为了造成恐慌,他们选择具有象征意义的显着地标进行袭击。近年来,此类恐袭让西方不少大城市付出了血的代价。

3月27日,埃奇伍德市警方公布了事发地点附近一个监控摄像头拍下的录像。这起袭击事件始于一场交通事故:遭袭孕妇驾驶的汽车在一个十字路口处被一辆由南向北行驶的摩托车撞上,她和男友遂下车检查车辆受损情况。

  至截稿前为止,尚未确立案件的动机。警方仍在调查事件。

事件发生后,数百名警察连夜行动展开搜捕。报道称,英国警方已搜查16个地点,目前还在对另5个地点进行突袭,主要针对伦敦及中部城市伯明翰,也就是嫌犯据报的住所,以及嫌犯租用攻击车辆的邻近一带。

警方已在受害者车辆上提取到了血液样本,目前正面向民众征集线索。截止目前警方尚未传讯任何嫌疑人,也还未查清该起袭击事件究竟是随机选择受害者,还是针对特定对象。警方呼吁知情人尽快联系警局,提供线索。(实习编译:郑欣然
审稿:朱盈库)

  初步的调查显示,死者走在塔虎街上时,其中一名嫌犯靠近了他们并且向他们开枪。嫌犯身穿黑色外套,及戴黑色头盔。枪手得逞後迅速逃离塔虎大街。

伦敦警方消息则显示,马苏德是警方熟知的惯犯,有多项前科,其中包括重伤他人的殴打罪、持有攻击性武器以及违反公共秩序,但似乎无一是与恐怖主义有关的罪行。报道也显示,“情报部门没有任何他有意开展恐怖袭击活动的情报”。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3月24日,在美国佛罗里达埃奇伍德市,一名怀孕五个月的女子及其男友在光天化日下遭到一群摩托车骑手袭击。

  他补充:“中国籍的投诉者不再追究,但由于我们的警员受伤了,因此,警方保留了控诉权。”

23日,英国国会降下半旗、议员默哀1分钟哀悼遇难者,国会院落里还有穿着白色工作服的警方人员,在采集指纹。议员也返回国会大厦照常办公。

图片 1

  曼纽尔警司说,他们正在确认严毅守是否跟于2016年在马尼拉市仙沓古律示区的一个沙雾工场中被捕的中国人是同一个人。

在23日的一系列突击搜查中,警方逮捕了8名涉嫌犯有恐怖罪行的人,其中7人住在伯明翰。24日,英国警方又在英国两地实施抓捕,逮捕了2名重大嫌疑人。目前,共有9名嫌疑人被扣押,另有1名女性嫌疑人被保释。但警方尚未透露任何关于被逮捕者的身份信息。

警方称,袭击事件发生前,这群摩托车手已经在周边地带飚了数小时车。多数参与攻击的摩托车手都戴着面罩,因此身份尚未查清。不过,遭袭孕妇表示她看清了其中一名女摩托车手的长相,并称对方就是第一个对她动手的人。

  警方说,两名男性死者是35岁的严毅守(Yishou Yan)以及吴怀宏(Wu Huai
Hong)(皆音)。警方说严毅守住在马尼拉市岷伦洛区雪文街479号(宝斗厝大厦),而吴怀宏住在马尼拉大剧院酒店。

今年是欧洲的“超级大选年”。《纽约时报》称,有分析人士担心,伦敦恐怖袭击或将扰乱各国选举动态,并推动更广泛的“欧洲危机”叙事。但事实上,欧洲人已对此日益感到习惯。虽然仍会感到焦虑,但他们已经将恐怖主义的代价当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