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娘是最敬重袁崇焕将军的,可满朝文武谁不知道魏公公一言九鼎

第十四章青楼妓馆熙春院
魏忠贤其实并未走远,他坐进辇中目视信王府,正对东厂都督魏希孔面授机宜:“加派希孟、希尧、希舜率领便衣日夜看守,严密监视,信王府夜里就是进出一只猫,尔等也要清清楚楚!”
魏希孔拍着胸脯:“义父大人放心,就是一只老鼠也逃不过咱东厂的眼睛!”
听了这话,魏忠贤方让车辇缓缓起动……
到了晚上,依旧是这辆转动的车轮,但车辇却缓缓停在了熙春院的门口。魏忠贤由侍从扶接下车,缓缓走向熙春院……
熙春院门口悬挂的灯笼发出诱人光芒。灯笼上“熙春院”三个大字赫赫醒目。这是京师最闻名的青楼妓馆。明朝末年,本来就是中国历史上盛产名妓的时代,其中尤以南京的秦淮最为著名。这座熙春院,就是一位名叫徐妥娘的秦淮名妓来此开办的。她风雅超然,有文采、通音律、能诗能画,可谓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加之大家风范,清丽动人,故引得京都的名人雅士趋之若鹜。后因从秦淮陆续送来一批江南秀色,更使得熙春院名噪京师。但太监到这里来,还是凤毛麟角;而像魏忠贤这种年近古稀、权倾朝野的巨阉魁首来此青楼妓院,更是前无古人的新鲜事。
一阵丝竹琴声悠扬回转,穿过夜空,传来女子柔美娇音:“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
魏忠贤停下脚步,品味了一会儿这甜美的丽喉佳音,并四周环视了一眼之后,方缓缓迈步,走进了熙春院。
此刻熙春院内的一房角落里,妥娘的秦淮姐妹杨宛素正将一件湖蓝绸衫罩在身上……
妥娘高兴地审视着,这是她为欢迎秦淮四大美人之一的宛素而专门购买的:“怎么样,喜欢吗?”
杨宛素含笑点头:“喜欢,阿妈费心了!”
“我才比你大五岁,喊阿妈还不折死我了!宛素,还是姐妹相称为好。”
杨宛素目视妥娘,改过口来:“阿……姐!”
“哎!”妥娘望着年轻俏丽的宛素,别有所思地问:“宛素,阿姐对你好不好?”
“好!”杨宛素感激地看着妥娘,“宛素八岁卖入青楼,孤苦无依,是阿姐抚育至今,琴棋书画,刺绣女红,乃至茶道花经,样样都是姐姐传授,宛素能有今日,全凭阿姐慈爱如母。”
“那阿姐得提醒提醒你。”妥娘关心地看看杨宛素,“你说,那些达官贵人,公子哥儿,家里妻妾成群,怎么还花费大把的银子来熙春院?”
杨宛素含笑低头不语。
妥娘是从来卖艺不卖身的。高傲的品性,使她对那些风流浪子充满了轻蔑:“这些人看见漂亮姑娘犹如饿鬼投胎,切记不要听他们的甜言蜜语,玷污了自己的身子,自己要像池塘的荷花,只可让人远视,不可让人近玩。我们熙春院绝不是下三流的青楼妓院!”

第十五章杨宛素为之一惊
“我看妹妹似乎用情太专,也是个多情的种子,秉性倔犟,对男人切忌一往情深。那个叫茅元仪的公子……”妥娘引入了正题。
杨宛素倏地站起身来:“阿姐,他不是那样的人!”
妥娘一笑:“那他是什么样的人?”
“他是钦命逃犯!”杨宛素说出又自感失言,“不不不!他是……是……”
妥娘闻之一惊:“他是逃犯?妹妹怎能和这种人交往?”
杨宛素连连摇头:“他是好人!他原本是辽东袁崇焕将军的部下。只因反对为阉臣魏忠贤建造生祠上疏弹劾魏忠贤,就被罢官削职,发配充军……”
妥娘是最敬重袁崇焕将军的。认为他是明朝的第一英雄,因为有他方得以击败后金的入侵,击败努尔哈赤。努尔哈赤也是因此而得病身亡,方保得大明的安宁。因此,妥娘一听茅元仪是袁将军的部下,首先便有了好感,加之他敢于上书反对为魏忠贤建造生祠,更是难能可贵。所谓建生祠,即是一批无耻文人和官吏,为了讨好魏忠贤,吹捧他功比孔孟,是当今圣贤,于是便纷纷建造祠堂供奉,这是所有正直和有良知的人都为之不耻之事,但慑于魏阉的滢威,大多敢怒而不敢言,这位茅元仪竟能上疏弹劾,仗义执言,可见是位敢作敢为有血气的正人君子。妥娘对此人又平添了几分敬重。但敬重归敬重,现实是现实。目前正是客、魏联手把持朝纲的时代,反对他岂不等于以卵击石,而宛素妹妹岂不也要随之连累……一想到这儿,妥娘长叹了一口气,“唉,他怎能和魏忠贤作对呢?”
正所谓越担心有鬼就偏偏遇上鬼来叫门。当妥娘正为宛素得罪此权奸而担心时,只见一个丫环匆匆跑进禀告:“阿妈,朝中魏公公魏忠贤来了!”
天地之大,无奇不有!一个阉过的太监跑到青楼妓院来干什么?!素称女中豪杰、勇于任事的杨宛素也为之一惊,原本她将茅元仪藏进熙春院,就是认为这里是太监阉党们不可能来的地方。谁知刚来的第一天,便偏偏遇此阉竖!
“他来干什么?”妥娘虽也诧异,但她很快在惊愕中保持着镇定,拉过杨宛素,悄声吩咐:“快叫那个茅公子赶快离开!”
安顿好茅元仪之后,院主妥娘又略施了一点粉黛,方满面春风地连忙迎上,对着魏忠贤深施了一记大礼,笑语连声地:“哎哟!哪阵风把魏公公吹来了!亲登青楼,可是难得难能、难请难见哪!”说着引魏忠贤进入客厅,妥娘忙不迭地亲自倒水上茶,试探地:“魏公公亲自登门,有什么要事吧?”
“没有没有!”魏忠贤端坐在太师椅上:“毛大帅毛文龙的胞弟在院里吗?”
“在在在!二将军刚刚来到本院,正在楼上与小姐寻乐哩!”妥娘看着魏忠贤的脸色,随即吩咐侍女:“把毛将军快快请来!”
“不!”魏忠贤摆手制止,“让他在花楼痛快玩一会儿,我们先谈一件小事!”说着抬眼看看侍女。
妥娘知道事关机密,便给侍女使了个眼色,侍女领意退去。

妥娘是最敬重袁崇焕将军的,可满朝文武谁不知道魏公公一言九鼎。第十八章金龟“通灵” “金龟!”魏忠贤眼放异彩:“吉祥吉兆之物啊!”
毛云龙手指金龟,介绍说:“这是用千两黄金铸造而成,巧夺天工,举世无双!金龟通灵,福德无量,皮岛和毛帅敬祝魏公公洪福齐天,益寿延年,万寿无疆!”
魏忠贤满意地开怀大笑:“回去可得替我好好谢他!”
毛云龙见魏忠贤开心、满意,自己也非常高兴,觉得自己此行不辱使命,所以也咧嘴笑着站在一边。
魏忠贤见毛云龙送完礼物并不急于走开,知道他还有什么话说,便率先开口问道:“你为毛帅耳目,常住京师,近来可听到什么重大要闻吗?”
毛云龙打仗不行,拍马屁可是颇具水准:“末将知道万岁爷龙体欠安,朝政仰仗魏公公辅弼之力,君臣相保,大明江山才有长治久安!”
魏忠贤满意地“嗯”了一声:“毛帅可有什么打算?”
“胞兄有一件小事,想就教于九千岁。”毛云龙看了看魏忠贤的脸色,收住了话头。
“有什么就说嘛!”
毛云龙一面察言观色,一面说:“此次宁锦大战,袁崇焕击败满夷皇太极,可以邀功升迁。毛帅想……拜请魏公公举荐他督师蓟辽,代替袁崇焕总御辽东,以便于……”
一听是这事,魏忠贤为难地摇了摇头:“什么都好办,就是袁崇焕这件事不好办啊!”
一看毛云龙那失望的表情,魏忠贤有些不忍,便连忙解释说:“想必你也知道,袁崇焕去年打败满虏努尔哈赤,如今又获宁锦大捷,实在是功劳太大了!何况皇上已传旨袁崇焕平台召见……”
“魏公公讲的都是实情。”毛云龙仍不放弃最后的机会,“可满朝文武谁不知道魏公公一言九鼎!不然,全国怎么会都争着为魏公公建造生祠哩,都是希望魏公公福寿无疆啊!”他乜斜一眼魏忠贤,语中含有他意地:“袁崇焕功劳再大,又怎比得上魏公公运筹帷幄,调度有方?再说,当此变幻关键之秋……一旦有事,魏公公也得有个掌兵而又听话的心腹武将啊!……”
“你说得也有道理。”魏忠贤沉思地点点头,随即一声吩咐,“来人!”
小太监闻声而进:“奴才在。”
魏忠贤命令道:“以皇上旨意立刻召袁崇焕进京述职!”
毛云龙走了,魏忠贤也离开熙春院。可是他没曾想到自己去了青楼妓馆熙春院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对食”客氏的耳中,直气得客氏河东狮吼、醋性大发!
原本早在几天前,客氏便与魏忠贤约好,今晚共度良宵,于是客氏早早便吩咐下人准备了丰盛美酒佳肴,并支走闲杂人等,只待魏忠贤如约前来。可她左等右等,总不见魏的身影,到门口张望,也未见任何动静,后来等不及便派人前往魏府打探,结果告知说他去熙春院了!一个太监竟去青楼妓馆鬼混,作为他“对食”的客氏、贵为堂堂奉圣夫人的客氏,怎能不火冒三丈、暴跳如雷呢?

明末南京城有一着名的红灯区,就是秦淮河畔。青楼本来是个迷魂荡志的地方,而秦淮青楼更是青楼中的极品!

十里秦淮,是当年南京最繁华之地,被当时政府指定为风尘工作者的活动区域。每到夜晚,华灯初上,画舫凌波,才子佳人,笙歌曼舞,好一个温柔乡,不知迷倒了多少男人!

秦淮河畔的青楼林立,情色事业高度发达,风尘从业者对社会经济的发展,尤其是拉动内需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明初,南京城外就建有富春院和来宾、重译、清江、石城、鹤鸣、醉仙、乐民、集贤、讴歌、鼓腹、轻烟、淡粉、梅妍、翠柳等“花月春风十四楼”,蓄养歌伎,以待四方来宾。

有数量才有质量,那些“富春院”、“翠柳楼”之类的老板,虽然不能保证自己的“员工”个个都赏心悦目、色艺兼备,但每家都有那么一两个能歌善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姑娘,这就是所谓“头牌”姑娘。

妓院里的头牌姑娘,就如同饭店里的“招牌菜”一样。当时秦淮河就有这么八位头牌人物,她们就是艳名如日中天的“秦淮八艳”,堪称明末最具影响力的美女组合。这八姐妹分别是柳如是、李香君、顾横波、董小宛、陈圆圆、卞玉京、寇白门、郑妥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