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去火车站,老婆却从母亲手里抢了过来

图片 4

他看上了一个银行的姑娘,每天跑上十几里地到那银行去存钱,每次存10块钱。
这个故事是我听来的,讲述者信誓旦旦地保证它的真实。
我和讲述者在列车上相遇。长夜无聊,免不了要谈论一下女人。他问:“老弟,你结婚了吗?”我说:“结婚就像逛商店一样,没带钱包时,满眼都是好东西,恨不能全搬回家去。真的带足了钱时,却一样也瞧不上了。我真的有了结婚的念头,却发现身边的好女人都消失不见了。”他认真地建议我:“也许你应该到银行试试看。”我茫然不解,他就讲述了下面的故事:
我有个很要好的哥们。他父亲是当地的高官,娶了一个年轻的老婆,生下兄妹三个。他是老大。他和我这普通家庭的人交往,一点架子也没有的。
文革来了,他母亲被整得自杀了。他那些年吃了许多苦。原本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的,这下全吓跑了。这一耽误就是十多年,35岁了还没结婚。
他父亲后来平反了,官复原职,又娶了新老婆。他不想搬回原来住的小洋楼去,宁愿住在郊区的破房子里。他父亲为补偿他这些年来受的苦,给他找了很好的单位,他也不去上班,自己开修车铺子,先是修自行车,发展到后来就修汽车。
他看上了一个银行的姑娘,每天跑上十几里地到那银行去存钱,每次存10块钱。那姑娘看他来的次数多了,也就留意上了他,问他每次存10块钱做什么?他说用来娶老婆的。姑娘笑了,说你岁数不小了,怎么还没结婚呢?他说钱赚得太少了。其实他那时已经有几十万的资产了。我很佩服他的定力,如果我那么有钱,早就张狂起来了,跑到心爱的姑娘面前炫耀,也许早就把她弄到手了。他还是每天到那储蓄所有10块钱,风雨无阻。就这样他存了三千多块钱,跟那姑娘也见了300多次面了。
有一天,他跑到银行去,说要把钱全部提出来。姑娘见他满脸忧愁的样子,就问他做什么?他说母亲生了重病,要他寄钱回去看病。姑娘说,那你娶老婆的本钱岂不是全没了?他说有什么办法,还是母亲要紧。姑娘问,老人看病的钱够么?他摇摇头。姑娘说,我可以借给你1000块,但你可不能拿去娶老婆哟。
过了些日子,他老是不出现,姑娘有些担心,终于盼到他来了。他直截了当地说,母亲去世了,钱也花光了,看来一时半会儿也还不上债了。不如你嫁给我吧,成了一家子,我就不用还钱了……姑娘脸红了,居然答应了他的要求。后来,姑娘的父母加上全体亲戚来反对他们的婚事,阻挠她嫁给一个穷困潦倒的老男人。我的朋友当然毫不在乎,姑娘也坚决不屈服,到底两人还是结了婚。
然而,这太像一部电影的情节,而且是那种好莱坞的黑白片子,结局是甜美的大团圆。
这个据说属实的爱情故事给我们的经验是:永远不要让金钱充当爱情戏的主角,相爱的人才是真正的主角。另外,有可能的话,去娶一个在银行工作的姑娘吧,也许,她平常看多了钱,就不把它当回事了。

图片 1

上海,一个普通的秋季早上,我要出差到外地,于是打开手机用滴滴软件叫车去火车站。很快,一位姓王的出租车师傅接单了,于是,开启了我的一路倾听……赶个当下的时髦,听到的故事就叫做老王的前半生吧。

乡下母亲来城里看病,临走时我给了母亲两万,妻子跟我闹离婚

文#阿呗

出租车师傅老王看上去四十多岁五十出头的样子,留着板寸短发,长得方方正正。

每个人都要有孝心,作为儿子,不能娶了媳妇就忘记了爹娘,父母含辛茹苦把我们养大,培养我们成才,我们就要养他们老。

我记得小时候的喜欢,是真的欢喜,只是不知何时开始,喜欢竟慢慢变成了憋屈。

上车后,我对老王说:师傅去火车站。

我来自农村,父亲之前在工地打工,后来在我念高二那年,父亲在工地出了意外去世了,自从母亲和相依为命,在母亲的辛苦付出我,终于顺利念完大学了,毕业后我原本可以留在武汉发展,可一想到年迈的母亲,我只好放弃了机会,毅然回到老家工作。

“你还记得你曾对我说过的话嘛?”阿紫那天问我。

师傅老王用一口山东腔问道:你看看咱们走哪条路?中环还是外环?

图片 2

我疑惑的看着阿紫。

我说:师傅你看着办吧,哪条路不堵车就走哪条。

2016年,我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婆,她是城里姑娘,家里条件不错,虽然她很爱我,但对我母亲印象一直不好,我一直都觉得老婆嫌弃我母亲,怪我母亲在我们结婚的时候没花一分钱,可我母亲养活我就很不错了,至于让我母亲拿钱给我买房,办婚礼,那是很为难的事情,我以为老婆会理解我家的特殊情况,而老婆却因为这事对我母亲耿耿于怀。

阿紫笑了笑说,你果然不知道,毕竟你说了一句玩笑,我却当了真。

老王说:那就外环吧,去火车站出差啊?几点的火车?

图片 3

我看着阿紫脸上流露着的失望,楞在原地,有些不知所错。

我说:出差,要赶8:30的火车呐,师傅您看看来得及吧?

我们结婚没多久,老婆就逼着我在城里买房,当时我手里差8万,我妈知道后,第二天早上早早的给我送来八万,我没要,老婆却从母亲手里抢了过来,我知道那是母亲的养老钱,可当时如果我不买房,老婆就要给我闹离婚,我只好默认了老婆的做法。

“我要结婚了,你能来嘛?”阿紫过了很久问到。

老王说:没事,包管8点前送到!

我和老婆结婚三年了,老婆从来就没去乡下看望过我母亲,而我对岳父母却是孝顺有加,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对老婆有意见了,直到前阵子,我妈生病来城里看病,我和老婆的矛盾彻底激化了。

我说不去,心里却猛的一疼,突兀的觉得很心酸,阿紫好像真的要离我而去了。

我被这么爽气的老王感动了:师傅听你这么说真让人放心啊。听您口音像是山东人呢,山东户口也能做上海的出租车师傅了?

图片 4

阿紫哦了一声,便转身离去,我看着四周寂静无人的夜,还有那远去的背影,不知该做些什么,我很想告诉阿紫,我想去,但我不敢。

老王哈哈一笑,说道:我是上海户口啊,我老婆上海人。

我妈在我们家住了半个月,全是我照顾母亲,老婆对我妈不理不问,要不是我妈拦住,我早跟老婆吵架了。

我曾一直以为,结婚这种事,离我还很遥远,可眨眼间,竟把我也逼上了日程。

出于小小的好奇心,我恭维老王说:师傅您挺运气啊,找了位上海夫人。

昨天我妈要回乡下,临走的时候我给了我妈两万,让她在家好好养身子,这事被老婆知道了,她居然要我把那两万要回来,不然就跟我闹离婚。

#1

我这一句话,一下子打开了老王的话匣子。

那天我们俩吵了起来,我终于醒悟了,一个女人连基本的孝心,尊老爱幼都没有,我要这样的女人有何用?既然她那么想离婚,那就离吧,大家认为呢?

阿紫曾告诉我:

老王说道:我二十出头就来上海混啦,是九十年代初吧,我借了钱买辆车在浦东跑运输。那时侯浦东刚开始开发,钱真他妈好挣啊,只要是做点生意的,不管是卖菜的,收破烂的,还是卖服装的,都发了。我年轻有的是力气,不怕吃苦不怕累,一边给人运货,一边收购公司废铁,再转手卖掉,一个月轻轻松松赚三四千块钱。你不要小瞧三四千块钱哪,那时在银行上班的才有三四百块呢。

“她父母逼着她去相亲,可她不想去,她一点也不想去见那个比她大了七八岁的大叔。”

我说:那时候钱可真是值钱呢。

我告诉她,别去,去了就回不来了,那些三十左右还没结婚的男人,都和狼一样,根本就不在乎是不是爱情,只在乎你是不是女的。

老王笑意盈盈继续说道:我老婆就是在银行上班的,所以我知道这个。

阿紫顿了顿,看着我笑着说:

我惊讶了:您是怎么娶到银行上班的上海老婆的啊?

“不然呢?你娶我嘛?”

老王说:那时我一个外地人,在浦东的镇上租房子住,房东是本地人,自建的老房子,房间多啊,租出去赚点小钱。我那时生意多的接不过来,钱哗啦啦地就到手了,感觉像做梦似的不踏实。我就往银行存,心想存起来最保险,等赚的差不多了就回山东老家盖当地最好的房子,娶最称心的媳妇。这月月往银行跑,就跟银行的柜台姑娘熟识啦,你说巧不巧,这银行柜台姑娘偏偏就是我房东的女儿,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婆。

我咽的说不出一句话,不知怎么回事,曾日思夜想都想和阿紫在一起,可真到了这种时候,我却越发的胆怯。

我说:原来这么搭上的啊,缘分呐。

我问阿紫,难道不能等两年嘛?

老王说:是啊,我做梦都没想到,这辈子能在上海扎了根,娶上了上海媳妇!那时跟我一起混上海的老乡说,房东姑娘对你挺好,好像喜欢你啊,你追她试试?我当时听了吓一跳,跟老乡说别瞎讲啊,人家有文化有铁饭碗的上海小姑娘,长得文文静静,怎么会看上我这个外地乡下来的文盲?你猜我啥文化水平?

阿紫摇摇头说到:

我想了想,说道:起码初中文化有的吧?

“女孩子,耗不起。”

老王伸出三根手指,说道:三年级!小学都没有毕业!我哪里敢啊,在人家面前大气都不敢出。后来,我也留了心,觉得好像人家对我挺好,每次去存钱都笑眯眯的跟我聊上两句,有时还会到我租的房间里来坐坐,一点也看不出嫌弃的样子。我就胆子上来了,鼓足勇气请她看电影,逛街,给她买东西,她都接受了,就这样,我们在一起啦!

我很想说,男孩子,娶不起,但死活没说的出口。

我说:那你丈母娘老丈人能同意把女儿嫁给你啊?

#2

老王一脸愤慨:他们就是不同意!当时我老婆都怀孕好几个月了,我丈母娘还是不同意我们结婚,总骂我是臭流氓,还把我的东西都从租房里面扔出来了。最后他们女儿的肚子越来越大了,遮不住了,老丈人也急了,就劝丈母娘说认命了吧,他们没有儿子,就两个女儿,给我提出条件,说结婚可以,但是生下孩子要跟他们姓。我一个北方农村男人,孩子跟女方姓氏是很没面子的,回去怎么跟祖宗交代?开始我不同意。我老婆着急的很,催着我答应。实在没有办法,只好这样了—–我老婆发起脾气来,我还是很怕的。幸亏我老家还有兄弟,少了我一个,还有人能续上香火。现在想想我亏大了,大肚子的是他们女儿,他们比我着急,我不答应他们也没办法!都是看在我老婆的面子上!

第一次认识阿紫,是在表哥的婚礼上。

我说:是啊,娶到这么好的老婆是福气啊!

表哥谈过一个对象,自小便是所有人心目中羡慕的对象。

老王说:那时候我有钱,结婚就买了大房子,随便我老婆挑。很多上海人都买不起。没多久我老婆生下个儿子,丈母娘总算脸色好看点了,把孙子抱到她那边从小带到大,她不跟我们一起住,瞧不上我。我也心虚的,那个时候连儿子学校家长会都不敢参加啊,怕老师看出我没文化,给儿子丢脸,都是让我老婆去的。我就是吃了没有文化的亏。

总以为年轻人的爱情,虽不及大人那般可靠,但至少激情犹在,倒也会变得坚固。可上天似乎喜欢捉弄人,总不喜让爱情走到最后。

我说:你老婆对你还是挺好的吧?

生活毕竟不是故事,它总是充满遗憾。

老王得意地说:老婆对我还是可以的,我又没少赚钱!
不过要不是她眼光浅,我可能就是上亿的大老板啦!今天就不用开出租车了。那时结婚后有个好机会,我收购公司废品时赚了不少钱,认识了一个开厂的香港老板,不想做了,想把厂子卖掉,
问我想不想买?我当时很想买下来,但是我手头没那么多钱啊,我就跟我老婆商量,想把房子抵押,再让她帮忙从银行给我贷款,没想到我老婆坚决不同意,我丈母娘更是把我骂得狗血喷头,说我不自量力,一个乡下来的文盲能有现在这个样子就应该很知足了,还想做大老板啊,少做梦吧!后来这个厂被一个认识的朋友买走了,办了几年厂也没怎么赚钱,后来你猜怎么着?这块厂房拆迁了!我朋友拿了一个多亿的拆迁费!

表哥带着礼物跑到她家提亲时,她父母死活不同意闺女和表哥在一起,表哥央求了很久,可无论表哥怎么说,那姑娘怎么哭闹,那家人死活不松口。

我说:这个机会是千载难逢啊,不过当时谁也料想不到会拆迁,也怪不得你老婆。

后来才知道,她父母很早以前便为他们的闺女物色了一个有钱的主儿,并不是很瞧得起表哥。

老王说:后面还有一次机会,有一次我听朋友聊到徐汇滨江有新楼房,价格才七八千一平方,我就马上去交了几万块钱的定金,想买个大房子留着作为一个家产。回家来跟老婆拿钱,又被老婆骂了,说我们已经有两套房子了,干嘛还去贷款买房啊?骂得我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去退掉—–为了这事,我被朋友嘲笑不说,还白白损失了一万块钱的定金,人家不全退啊,一万块还是我好说歹说求人家退回来的。你猜现在这个房子价值多少钱了?十几万一平,总价一千多万了!我开一辈子出租也赚不到!都是我眼界浅的老婆害得!

我还记得那姑娘临走那天告诉表哥:

我说:您现在也是不愁生活的,开出租就当作体验生活打发时间了。

“别怪她父母,她父母也是逼不得已,但她的哥哥要娶媳妇,只能让她先嫁出去。”

老王说:年纪大了我就不跑运输了,我就寻思开出租车,家里的存款都是老婆掌控的,我不高兴从老婆那里拿钱。这个车子是我自己买下来的,我自己赚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自由。

表哥回来失魂落魄了整整一年,不出门,也不说话,成天就待在房子里,把自己彻底的封闭在自己的世界。

我问道:你儿子现在大学毕业了吧?

老王一脸自豪:我儿子在美国读研究生呢!他不随我,他念书好的很。

#3

我说:你儿子这么出息,您丈母娘该开心啦!

隔年开春,表哥还是被拉着去相了亲。

老王说:现在啊,老太太正发愁的很哪!
她要被我那位好连襟气坏啦!当初把大女儿嫁给我丢了人,给小女儿找对象就特别讲究,找了个大医院工作的上海本地人,家庭条件好,大学毕业,人长得也斯文,当时老太太别提多满意了。

有很多人说。

我说:这门当户对,不挺好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